第八百四十六章 算账 上 - 天命神相

第八百四十六章 算账 上

因为有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所以秦坤这些人全都沾了她的光。天籁小 说 在服用了造化仙丹之后,秦家的这七个核心人物竟然全部都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了天阶存在。 加上崔鸿基这个昆仑派的天才妖孽,秦家这边算起来有八个天阶高手。 而在秦家的人看来,天阶之后,实力想提升一级是非常难的,我虽然突破仙凡之隔比他们要早,但在短短的半年时间之内就有所突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了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外,就算崔鸿基这个昆仑派的绝世妖孽,他也没有做到在半年内就有所突破。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秦家的人认为他们吃定了我。 他们这边有八名天阶高手,就算是我的实力不凡,也不可能会打败他们。 除非我让大魔王蚩尤上身,才有可能翻盘! 但如果我让大魔王蚩尤上身,不就证实了我和大魔王蚩尤之间的关系?这反而会让我的处境更加麻烦! 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我不仅成了一个要把秦家的大小姐秦秀秀给强行那啥了的禽兽,还会被证实和大魔王蚩尤之间的关系。 然而秦家的人却并不知道,我的相师等阶是靠收获功德提升的。 在美国的时候就提升到了天阶八品,现如今更是提升到了天阶七品。 以我目前的实力,不要说八个下品地仙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十八个,我都能够把他们全部都虐成狗! 尤其是当秦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我,甚至用我辛辛苦苦得来的造化仙丹和装备对付我之时,让我整个人彻彻底底的陷入了暴怒状态。 说实话,我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从小到大,我都很少和人计较。 然而秦家的所作所为,真特么的太过分了! 秦楚楚欺骗了我两次还不够,秦秀秀又给我下套。 这一次,要是不给秦家一点教训,那我这个天机门主,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不过虽然我这会儿已经陷入了暴怒状态,但我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反而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 秦家的人和天道门四大公子并不知道,这会儿我脸上的云淡风轻之色,却是暴风骤雨降临之前的征兆。 就在这时,秦家的核心人物之中排名第三的秦坎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我的对面。 当初秦坎一掌打碎了陈婉秋的心脏,差点儿要了陈婉秋的命,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替陈婉秋报了这个仇。 后来我爷爷为了惩罚他,用打神鞭打断了他的四肢。 不过现代医学这么达,不要说四肢被打断了,就算是被砍下来,也可以接回去的。 所以秦坎在休养了半年之后,他被我爷爷所打断的四肢又重新长了回去。 但因为我爷爷曾经打断了他的四肢,秦坎对我们姜家的人怀着无比强烈的怨恨。 现在他的实力提升到了天阶,秦坎就认为他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报复我了。 只见秦坎一脸狰狞的瞪着我道:“姜一,当初你爷爷用打神鞭打断了我的四肢,让我整整半年时间都躺在床上!” “在那半年之中我每天都在想,将来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们祖孙两个尝试一下被我打断四肢的滋味!” “我今天要是不把你的四肢打断,就不配叫秦坎这个名字!” 咬牙切齿的说着这话的同时,秦坎挥舞了一下他手中的狼牙棒。 看来秦坎这货,打算用他手中的狼牙棒打断我的四肢,出了他胸中的一口恶气。 而见此情形,我用左手凝聚出了杏黄旗,右手凝聚出了金光灿灿的打神鞭。 秦家的这帮核心人物全部都被我爷爷用打神鞭给打过,所以当看到我右手中凝聚出来的金光灿灿的打神鞭之时,秦家的这帮人竟然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 说白了,在被我爷爷的打神鞭打过之后,给秦家的这帮人心里面都留下阴影了。 更何况我这会儿的相师等阶是天阶七品,我的打神鞭看上去比我爷爷当初凝聚出来的打神鞭要更加金光耀眼。 就在把打神鞭凝聚出来了之后,我一脸淡然的看着秦坎,然后对他说道:“当初你差点儿打死了我心爱的女人,这个仇我一直记着呢!” “如果今天我不把你打个半死,不把你的四肢重新打断,我就不配叫姜一,我就不配做陈婉秋的男人!” 听到我这话,面对着一脸淡然但是眼神里面却仿佛有火焰在闪烁一般的我之时,秦坎这货竟然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甚至不要说秦坎了,就连秦家的其他人和天道门四大公子,都好像感受到了我那滔天的怒意。 秦坤这个天道门的门主,他突然觉的自己自作聪明的布下了这个局,是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们好像低估了我的实力。 然而这个时候,他们秦家的人已经没有了退路。 不是我被他们镇压,就是他们被我给虐成狗!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让秦坎先出手,试探一下我的实力也好。 考虑到这一点,秦坤和秦家的其他人就没有做出任何表示。 崔鸿基虽然无比的愤怒,但他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就算是他打算和我决一死战,也不可能会和秦坎联手。 于是在这间总统套房之内就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局面。 秦坤在脱下了他的外套罩在了秦秀秀的身上之后,主动往后退了几步,秦家的其他几个人也跟着秦坤往后退了几步。 秦秀秀这女人虽然还在那里哭哭啼啼的,但她的一双眼睛却时不时的向我这边偷偷看来。 天道门四大公子看着我的眼神里虽然充满了愤怒,看上去只恨不得把我的肉给生吃了一样,但他们却同样往后退了几步。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秦坎一个人拿这个狼牙棒站在我的对面。 好在这间房是总统套房,房间内的面积足够大,就算是有十多个人在房间里面,也并不显的非常拥挤。 而就在秦家的人和天道门四大公子往后退了几步之后,秦坎咬了咬牙,举起了他手中的狼牙棒说道:“我就不相信,你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厉害到那里去!” 对于秦坎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货色,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但崔鸿基看着秦坎的背影却在那里摇了摇头。 以崔鸿基对我的实力的了解,他很清楚的知道,即便是我不让大魔王蚩尤上身,秦坎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秦家让秦坎出面来试探我的实力,最终的结果肯定是秦坎被我给虐成狗。 而就在崔鸿基正打算提醒一下秦楚楚她爸之时,秦坎这货见我一脸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好像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一样,就怒不可遏的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向我起了进攻。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秦坎用他手中的狼牙棒对着我当头一棒,我用打神鞭自下而上的往上一迎。 秦坎的狼牙棒虽然也勉强能算是一件法器,但又岂能和我的打神鞭相比? 在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天阶七品之后,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更加坚固和凝实。 无论是力量还是度,乃至其他很多方面,和天阶八品相比,我提升了足足有好几倍。 以秦坎刚刚突破天阶的实力,在我的面前他就好像一个三岁的小孩在大人面前一样。 秦坎的狼牙棒自上而下,我的打神鞭自下而上,当狼牙棒和我的打神鞭碰撞到了一起之时,随着嘭的一声响,秦坎的打神鞭就断成了两截。 这仅仅才一个照面,秦坎的武器就被给毁了。 而接下来在秦坎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又连续挥出了四鞭。 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秦家的众人反应了过来之时,秦坎的两只胳膊,两条大腿,全部都又一次的被我给打断了。 “啊!” 这时候的秦坎已经倒在了地上,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但因为他的四肢都被我给打断了,就连在地上想打个滚他都做不到。 而见到秦坎的这幅样子,秦家众人和天道门四大公子全部都被震惊坏了。 甚至可以说秦家的人和天道门四大公子被我给吓到了。 秦坎他好歹是天阶存在,却一个照面之下就被我给虐成了狗,那这代表着什么意义? 既然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秦坎打的这么惨,那就算是他们这帮人一起上,能奈何得了我吗? 以崔鸿基的眼光自然是能够看出我的实力有所突破,这给了他很大的打击。 “姜一,你竟然突破了?” 向我问这话之时,崔鸿基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可以说愤怒中带着震惊,震惊中带着失落。 作为昆仑派的绝世妖孽,崔鸿基一直都对我很不服气,但这会儿的崔鸿基却不得不承认,他和我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却越来越大了。 其实崔鸿基并不知道,我不仅突破了,而且还突破了两级。 现在的他,已经远远不是我的对手了! 如果他知道我现在已经拥有了上品地仙的实力,那会让他更加震惊和失落。 不过对崔鸿基这个人我没有什么恶感,我并不想打击他打击的太狠。 所以我挥舞着手中的打神鞭,然后一脸愤怒的指着秦楚楚她爸说道:“你们秦家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我,我今天要跟你们好好的算算这笔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