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 长平之战的事实真相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五十七章 长平之战的事实真相

根据赵括母亲在竹简之中所写的内容,我能够深刻的感受到她和赵括之间那无比深厚的感情, 所以我相信,就算是过去了两千多年时间,赵括一定没有忘记生他养他教育他的母亲, 而我给莎莎所说的这句话,知道的人并不多, 甚至可以说知道这句两千多年以前赵括母亲所说的话的人,都已经成了死人, 然而在他死了两千多年之后,突然有一个女鬼找到他,对着他说出了这句话,赵括如果不想弄清楚原因才叫怪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莎莎如果处理得当,是有很大的机会把赵括单独带到我们目前所在的这里来的, 就这样,在天色黑下来之后,莎莎就化成了一道阴气向着武安侯白起和那几十万阴兵所在的盆地之中飘然而去, 而我们则处在了焦急的等待之中, 等了差不多有三个多小时之后,突然之间从远处有一股阴风袭来,使得我们所在之处的树枝在风中剧烈的摆动了起来, 感受到了这一状况,我和觉慧大师在第一时间就从帐篷之中跳了出来, 秦楚楚和叶怜心,还有欧阳寒洛和蛋蛋,也全部都从帐篷之中跳了出来, 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还有珑竹也全部都显现出了鬼体, 全面启动了相气的情况之下,我的感知力无比的敏锐,这会儿我完全可以肯定,莎莎果然把赵括带来了, 而且赵括是单独跟着莎莎一起来的,他手下的五万阴兵,他连一个都没有带, 感受到了这一点之后,我竟然有点儿激动和兴奋, 只要赵括单独前来,那凭借着赵括母亲的竹简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我就有很大的把握搞定赵括, 一旦搞定了赵括,我就可以从赵括破局,搞定七煞命格的其他几名鬼中至尊, 片刻之后,随着那股阴风渐渐消散,一个身穿着战国之时的盔甲和军服,年龄看上去有二十多岁,相貌英俊非凡,看上去器宇轩昂的男子,紧跟在莎莎之后从远处飘然而至, 很显然,这名男子必然是那位沦落为千古笑柄的赵括无疑, 我基本上已经养成了习惯,和人打交道的时候都会先去看这个人的面相, 这会儿莎莎和赵括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就先盯着赵括看起了他的面相, 从面相上来看,赵括的眼下肉饱满圆润,这就说明他绝对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做下任何阴德缺失之事, 说的直接一点,赵括他虽然是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但他的骨子里面却是一个心底善良之人, 而就在我正打量着赵括,给他看着相之时,赵括问着我道:“她带给我的那段话,是你告诉她的,” 此时此刻,和赵括相顾而立,虽然赵括没有刻意给我压力,但我却明显的能感受到赵括身上自然而然的释放出来的那股子气势, 给我的感觉,赵括身上的气势和秦乾那个臭不要脸的老家伙丝毫不相上下, 甚至可以说赵括给我的压力不在秦乾之下,只在秦乾之上, 这就说明和我估计的一样,赵括的级别恐怕至少达到了五品鬼中至尊,也就是中品天仙那个级别, 以我目前的实力,如果遇到了下品天仙这个级别的对手,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但在中品天仙这个级别的对手面前,我还是照样会被虐成狗, 所以对赵括来说,就算是他没有带一名手下的阴兵,但以他的实力却足以横扫了我们所有人, 而这会儿当面对着赵括之时,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随后我一脸淡然的说道:“赵将军,莎莎说的那段话,确实是我让她带给你的,” 赵括虽然是鬼,但像他这种五品鬼中至尊看上去和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所以当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赵括脸上的表情有些动容, 只见赵括看上去有些激动的问着我道:“你带给我的那句话,是从那里听说的,” 而面对着有些激动的赵括,我却并没有接着他的这个话茬,反而反问着他道:“赵将军,我带给你的这段话,是您母亲当年说给你的,对吗,” 听到我这话之后,赵括就表现的更加激动了, 甚至赵括这个五品鬼中至尊的鬼体说起话来看上去好像在颤抖的一样, “没错,你一点都说的没错,这段话是当年我出征之时,我母亲说给我的,她老人家在觐见大王的时候,对他说了这段话,” 说到这里之时,赵括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伸出双手直接抓住了我的胳膊问道:“这都过去了两千多年了,你是怎么知道这话是我母亲当年说给我的,” 对于赵括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甚至可以说这会儿他表现的越激动,我能够策反的成功率就越高, 而这会儿被赵括抓住了我的两只胳膊,我却淡然一笑,然后对着赵括说道:“赵将军,我说我是从您母亲留下来的一卷竹简上面看到的这句话,您会相信我吗,” 听到我这话,赵括就表现的更加激动了, “什么,你说什么,你说这段话你是从我母亲留下来的一卷竹简上看到的,” “那卷竹简在那里,我要看那卷竹简,我要看我母亲留下来的那卷竹简,” 跟我说这话之时,激动无比的赵括使劲儿摇着我的两只胳膊, 不过好在我的胳膊是蚩尤金身,如果换做是普通人的胳膊,被赵括这个五品鬼中至尊这么摇几下的话,不要说胳膊了,恐怕就连身体都给摇散架了, 只见我一脸无奈的苦笑着说道:“赵将军,你要先放开我的胳膊,我才能让你看到您母亲留下来的竹简,” 听到我这话之后,赵括立马就放开了他的双说,脸上表现的很不好意思, 在这同时,赵括对着我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还没请教您的尊姓大名,” 我并没有直接告诉赵括我的身份,而是从纳戒之中把赵括母亲写的那卷竹简拿了出来,双手捧着递给了赵括, 而对于赵括而言,这个时候没有比他母亲留下来的竹简更重要的事请了,所以对我没有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赵括并不在意, 其实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赵括的实力在那里摆着,无论我的身份是谁,以我们这帮人的实力根本就奈何不了他,所以赵括对我的身份和让莎莎把他引来的目的并不在意, 而就在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那卷竹简之后,赵括的鬼体就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是母亲,果然是母亲大人刻下的字,” 纵然赵括是五品鬼中至尊,但此时此刻当认出了他母亲所刻下的字之时,赵括竟然表现的无比激动, 从这方面来看,赵括对他的母亲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就算是过去了两千多年的时间,在见到了她母亲所刻下的竹简之后,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母亲的字迹, 这说明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以来,赵括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母亲,他一直在思念着他的母亲, 接下来赵括就手捧着他母亲所刻的竹简看起了竹简中写的内容,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在一边看着他母亲所刻的竹简的内容的同时,赵括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脸上带着一脸的悲戚之色,喉咙里发出了阵阵的鬼哭之声, “呜呜呜,,,,,,” 因为赵括至少是五品鬼中至尊,他所发出的鬼哭之声对我们这些活人来说,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在听到赵括所发出的鬼哭之声后,我们几个活人竟然情不自禁的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不过好在觉慧大师的佛法修为比较高,抵抗赵括所发出的鬼哭声的能力比我们其他人还要强那么一点, 所以当赵括在那里发出了阵阵鬼哭声之后,觉慧大师双手合十,气吞丹田,声如洪钟一般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佗佛,” 而随着觉慧大师的这声佛号念了出来,我们几个就好像听到了暮鼓晨钟一样,一下子就变的清醒了过来, 赵括本来沉浸在对他母亲的思念和痛苦之中,所以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鬼哭之声,而这会儿在听到觉慧大师的佛号之后,他也变的清醒了过来,停止了发出鬼哭声, “母亲大人,孩儿不孝,让您老受苦了,” “不是孩儿我不听您的教诲,是我身不由己啊,” 双手捧着他母亲所刻竹简,赵括的声音里充满着后悔,充满着自责的在那里说道, 而听到赵括所说的这番话,我就很清楚的知道,历史书中所记载的,恐怕又和事实真相有着很大的出入, 在长平之战中赵括之所以会败给武安侯白起,恐怕责任并不在赵括身上, 想到这里,我就对着跪在地上赵括说道:“赵将军,从竹简中不难看出,您的母亲她老人家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您的能力,”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认为您会打败仗,” “不知道您是否能把当年的事实真相说出来呢,” 我的这番话完全是站在赵括的角度去说的,所以在赵括听起来就非常的受用, 再加上我把他母亲留下来的竹简给了他,让赵括一下子就把我当成了自己人, 抬起头看了看我,从地上站了起来之后,赵括捋了捋思路,然后就给我们讲起了当年长平之战的事实真相, 只听见赵括说道:“当年我母亲再三告诫,说我千万不要轻敌冒进,廉颇将军也给我强调过无数遍,说我只需要固守不出,和秦军僵持个半年时间,秦军在供给不足的情况之下,必然会退兵而去,” “而就在秦军退兵的时候,却正是我们赵国军队发起最终的进攻的时候,” “从一开始我就一直都按照我母亲和廉颇将军所说,和秦军对峙固守,” “然而就在我固守了一个多月之后,大王却派了一个监军过来,带着大王亲自下达的命令,要我向秦军主动发起攻击,” “我并没有执行大王所下达的命令,而是向大王上书分析了我们赵军和秦军的具体情况,我的意见和廉老将军完全一致,说只有固守半年以上,等到劳师以袭远的秦军共给不足的时候,才是我们赵军出击的时候,” “但大王被小人所蛊惑,他给我下达的最后一道命令说如果我不向秦军主动发起进攻,那他就会杀了我的母亲和我们整个赵家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