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蔺相 上 - 天命神相

第八百六十章 蔺相 上

赵括最大的执念可以说是对他母亲的思念之情和那四十五万赵国降兵的死, 所以当莎莎在他面前突然现身,念出了他母亲在他出征前告诉他的那段话之后,赵括就毫不犹豫的跟着莎莎而来, 而这会儿见到了他母亲亲手书写的竹简,被觉慧大师一语点透,赵括的执念可以说是消除的差不多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反应过来的赵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我们这帮人的身份和到秦岭山脉之中来的目的, 尤其是我们派出了莎莎这个刚刚晋级不久的一品鬼中至尊带他来到了这个相对比较偏僻的地方,究竟意欲何为, 不过我们这帮人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就算是我们所有人联手,对于赵括这个五品鬼中至尊也造成不了什么威胁的,所以赵括在问话之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强烈的敌意, 而当面对着一脸肃穆的赵括之时,即便是赵括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烈的敌意,但却因为等级差别在那里,我们这帮人还是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尤其是四大猛将和张辽徐晃乃至珑竹和莎莎他们这八个鬼中至尊,全都有一种战战兢兢诚惶诚恐的感觉, 这好像是天地规则一样,级别低的鬼在级别高的鬼面前就是这幅样子,尤其是级别相差越大的情况之下,这种状况就越加明显, 四大猛将和莎莎珑竹他们全都是一品鬼中至尊,这会儿面对着赵括这个五品鬼中至尊之时,有这种表现就再也正常不过了, 如果说唯一面对着赵括这个五品鬼中至尊之时不受任何影响的,那恐怕就只有蛋蛋这小家伙了, 而且蛋蛋这小家伙见珑竹面对着赵括之时战战兢兢的连站都站不稳,就挡在了珑竹的身前,帮珑竹承担了压力, 对于蛋蛋竟然不在乎他自然而然的释放出来的威压,赵括稍微有点儿意外,但他却并没有太过于在意,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我,等着我做出回答, 根据我们这边的人看着我的眼神,以及刚才和我的一番对话,以赵括的智慧自然是不难判断,我们一帮人肯定是以我为首的, 而就在和赵括相顾对视着的同时,我坦然说道:“我们是天机门的,我叫姜一,是天机门的门主,” 其实秦楚楚和欧阳寒洛还有叶怜心这三个并不是天机门的人,但这会儿我觉的没有必要跟赵括解释的那么详细, 而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赵括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只见赵括在那里自言自语的道:“天机门,姜一,我好像听蔺相说起过,” 赵括所说的蔺相必定是战国时代的千古名相蔺相如,但让我感到有点儿奇怪的是,蔺相如为什么会提到天机门呢, 那一次在华山之巅,我仅仅跟武安侯白起打了一个照面而已,基本上没有什么具体的接触, 当时的我连天阶都还没有突破,在武安侯白起的眼中,恐怕连一个蝼蚁都不如, 难道说那个时候的我给武安侯白起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让武安侯白起把天机门和我的情况告诉了蔺相如, 但蔺相如生前是赵国名相,和武安侯白起可以说是死对头,难不成在成为了秦岭山脉之中的鬼中至尊之后,蔺相如和武安侯白起的关系有所改变,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华山之巅见过我之后,武安侯白起才会把天机门和我的情况说给了蔺相如, 而就在我正想着这其中的关键,梳理着思路之时,赵括说道:“你们天机门的人来到这秦岭山脉,,把我引到这里,恐怕并不仅仅是想让我看到我母亲留下的竹简这么简单吧,” 有句话叫聪明人面前不说假话,在赵括这个聪明绝顶的军事天才面前,我自然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对他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 所以和赵括相顾对视着的同时,我直接把我们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们天机门的人到这秦岭山脉之中来,是为了镇压武安侯白起,解决那四十五万阴兵而来,” 听到我这话,赵括脸上的表情显的非常古怪,又盯着我从头到脚的看了起来, 其实从赵括盯着我的目光之中我不难看出,他完全把我当成了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 就这样,在盯着我打量了一番之后,赵括冷笑了两声,然后说道:“镇压武安侯白起,解决那四十五万阴兵,这话也就你敢说了,” “就算是当年的天道门门主,也不敢夸下这海口啊,” “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凭你们这帮人的实力,不要说白起和那四十五万阴兵了,就算仅仅是我,都能把你们给灭了,” “看在你们给我拿来了我母亲写的竹简的份儿上,我今天就放你们一马,你们从那里来的,就回那里去吧,” 说完这话之后,赵括挥了挥手,就打算转身离开, 虽然明知道我们一帮人是来对付他们的,但就念在我拿出了他母亲的竹简的份儿上,他竟然打算放过我们, 这一下子让我觉的赵括这人还真不错, 既然赵括这人不错,那我肯定是不会让他就这样离开的, 于是我对着赵括说道:“赵将军,请留步,请听我说完一番话,到时候你再走不迟,” 听到我这话之后,赵括转过了身子看着我,却并没有说什么, 不过赵括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让我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 而接下来我就对着赵括说道:“不知道赵将军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长平之战赵王会表现的那么昏庸,” “为什么武安侯白起会坑杀了四十五万赵国降兵,并且把那四十五万赵国降兵的阴魂全部都带到了这秦岭山脉之中,” “为什么你们这九个人死后全部都被那个?衣蒙面人带到了这秦岭山脉之中,而且你们在这短短的两千多年时间之内,就全部都成为了级别不低的鬼中至尊,” “难道你们就不觉的,这所有的一切之间,都有因果关系吗,”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为自己和那四十五万被坑杀的士兵,讨一个公道吗,” 在我说出了这番话之后,赵括陷入了沉?之中, 片刻之后,赵括把头抬了起来,露出了一脸的无奈之色说道:“你说的这些,蔺相早就给我们分析过了,” “在蔺相看来,恐怕除了白起之外,我们所有人全都被那个?衣蒙面人给算计了,” “但就算是明知道这一点,又有什么用呢,只要我们不想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那我们就得老老实实的听白起的,” 听赵括这样一说,对蔺相如这位千古名相我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蔺相如作为身在局中之人,他却能保持着如此清醒的头脑,足见他绝非凡人, 这千古名相的名声,还真不是盖的, 不过既然蔺相如早就给赵括他们分析清楚了所有的一切,我就没有必要再跟赵括浪费时间去详细解释了, 于是接下来我就信心十足的对着赵括说道:“赵将军,如果我能让那个?衣蒙面人在你们的身上下的禁制失去作用,那你们愿不愿意帮我镇压了武安侯白起,解决了这秦岭山脉之中的四十五万阴兵,送他们去阴曹地府,” 听到我这话之后,赵括眼睛一亮,然后问着我道:“你确定能让?衣蒙面人在我们的身上下的禁制失去作用,”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我确定,我会让那禁制对你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面对着我一脸肯定和充满信心的表情,赵括却又一次问着我道:“你凭什么来确定你会让那禁制对我们一点用处都没有,” 被赵括这样一问,问的我却有些无法回答了起来,因为如果我把我想到的办法说了出来,赵括肯定不会相信的, 就这样,在沉?了片刻之后,我对着赵括说道:“赵将军,目前我没有办法能够让你相信我能让禁制对你们一点也用处都没有,但请你相信我,是绝对不会欺骗你们的,” 在当前的情况之下,我只能用我的诚意来打动赵括,让他选择相信我, 但赵括在皱着眉头思考了许久之后,却在那里自言自言着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必须得跟廉老将军,李将军和蔺相商量一下,” 在说完这话之后,随着一阵阴风刮起,赵括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