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蔺相如的师尊之谜 - 天命神相

第八百六十三章 蔺相如的师尊之谜

我一直都有点儿搞不明白,为什么蔺相如他对待我的态度是如此的友好?为什么作为身具七煞命格之人,他对七煞命格研究的如此透彻? 为什么面对着蔺相如之时,我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这会儿在听到了蔺相如的话之后,我所有的疑问全都有了一个圆满的解释。 因为蔺相如他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他和我之间有因果纠缠,所以他才给我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 但蔺相如他作为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他又怎么会被那个黑衣蒙面人所算计,成了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一呢? 按道理来说,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都懂得趋吉避凶之法,是很难被人给算计的。 说句吹牛逼的话,我们天机门一脉的人不去算计别人就算了,又怎么可能会被别人给算计? 尤其是身具文曲星命格的蔺相如,按道理来说就算是三国时候的诸葛亮的才能,恐怕也未必在蔺相如之上。 但诸葛亮成就了神相之位,一生鲜有败绩,就算是身死在了秋风五丈原,在他的算计之下也吓跑了司马仲达的几十万兵马。 然而蔺相如不仅没有成就神相之位,就连死后都被人算计,这在我看来很不正常。 不过这会儿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在急忙把蔺相如扶住了之后,我双膝跪地,对着蔺相如行了一个大礼。 “姜氏一族当代传人姜一,见过蔺师祖。” 我们天机一脉最注重师门辈分,既然蔺相如是两千多年之前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那他的辈分就是我不知道多少代的师祖辈的。 按照我们天机一脉的规矩,即便我是姜氏一族的当代传人,在蔺相如这个长辈的面前,我必须得向他行礼。 不过既然蔺相如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那策反廉颇李牧和赵括,让他们加入我们这边的阵营,我就一点都不用担心了。 就算是他们不相信我,难道他们还不相信蔺相如吗? 而蔺相如作为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是不可能对我们姜氏一族的手段有所怀疑的。 果然,蔺相如在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之后,就一脸诚恳往廉颇他们三个看去。 在目光从廉颇三个的身上一一扫过之后,蔺相如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廉颇老将军的脸上。 将相和的故事传唱了千古,廉颇和蔺相如是刎颈之交,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而这会儿和廉颇相顾对视之时,蔺相如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脸的愧疚之色。 只见蔺相如对着廉颇说道:“廉将军,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我一样是七煞命格之一,但我却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就连我天机一脉外姓门人的身份,也都没有告诉你,作为刎颈之交的兄弟,这是大不应该的。”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命数使然,如果我泄露了天机,提前告诉了你,不但改变不了你我的命运,反而会让我们灰飞烟灭,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说到这里,蔺相如把目光投向了李牧和赵括,然后说道:“你们两个也是一样,我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所以只能等!” 接下来蔺相如把目光投向了我,他的目光之中闪烁出了耀眼无比的光芒,声音提高了几十个分贝的说道:“等了两千多年,我们终于等来了我们天机一脉的天命之子,只有他,才能改变我们的命运!” 蔺相如的这番话,代表了他的态度,也代表着他对我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而在听到蔺相如所说的话之后,廉颇和李牧还有赵括三个全都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又一次的从头到脚的打量起了我。 “天机一脉的天命之子,他是天命之子?”一边打量着我,廉颇一边问道。 天命之子,代表着大气运者,从古至今以来,有不少应运而生的天命之子现世。 上古三皇之一的人皇轩辕氏,他就是一个应运而生的天命之子。 率领着八百诸侯,讨伐无道殷商的周武王姬发,他也是一个应运而生的天命之子。 还有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些全部都是大气运者,全部都拥有着天命之子的身份。 作为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廉颇老将军自然是知道天命之子代表着什么意义。 李牧和赵括同样也知道天命之子代表着什么意义,但李牧却皱着眉头对着蔺相如说道:“照你所说,难道在两千多年之前,蔺相你就算到了今天会发生的事情?” “既然蔺相你的推算能力如此之强,那为什么连你自己都会被人给算计呢?” 李牧的这话一说出口,廉颇和赵括连连点头,就连我都觉的他说的很有道理。 对于蔺相如的被算计,一直是我不能理解和接受的。 而听到李牧这话,蔺相如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脸的无奈之色。 随后蔺相如说道:“我活着的时候连天阶都没有突破,又怎么可能会算到两千多年以后的事情?” “我刚才所说的一切,是我师尊他老人家告诉我的!” “是我师尊他老人家收养了我这个父母早亡的孤儿,让我成了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 “是我师尊他老人家让我心甘情愿的被黑衣蒙面人算计,成为了秦岭山脉之中的九大鬼中至尊之一。” 听蔺相如说到这里,对于蔺相如的那位师尊的身份,我感到非常的好奇。 能够把蔺相如收入到天机一脉,他的那位师尊,是我们姜氏一族的那位祖先呢? 被我们天机一脉收入到门下的外姓门人,但凡有些名气的,我爸基本上全部都告诉我了。 比如三国时代的诸葛亮,明朝的刘伯温,这些全都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 蔺相如是战国时代的千古名相,既然他是我们天机一脉的外姓门人,为什么我爸和我爷爷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呢? 一念至此,我就问着蔺相如道:“不知把蔺相收入到天机一脉门下的,是我们姜氏一族的那位祖先呢?” 面对着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蔺相如却陷入了沉默之中,好像在回忆着两千多年之前的往事一样。 就在沉默了差不多有五六分钟之后,蔺相如这才说道:“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会相信,不要说我师尊的具体身份了,就连我师尊他老人家长什么样子,我都忘了个一干二净了!” “就在我师尊他老人家抚养我长大成人,教了我一身本事离开之后,我就忘了他老人家长什么样子了。” “我只知道我师尊他老人家是天机一脉姜氏一族的人,我只记得他临离开前对我所说过的话。” “只有遇到了我们天机一脉的天命之子,七煞命格者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是我师尊他老人家临离开我之前,对我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蔺相如的话音落后,廉颇和李牧还有赵括三个全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在思考和判断着蔺相如所说的这番话,而我却陷入了极度的震惊之中。 能推算出两千多年之后的事情,蔺相如的师尊他会是我们姜氏一族的那位祖先呢? 而据我所知,自从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太公之后,我们姜氏一族除了我爷爷之外,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成就了神相之位。 而且就算是我爷爷他成就了神相之位,他也推算不出来两千多年之后的事情。 换句话说,在我们姜氏一族的祖先之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的能力符合蔺相如的师尊。 难道说,蔺相如的师尊,是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不成? 除了他老人家之外,还有谁能在两千多年之前就推算出两千多年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另外,蔺相如说他根本就想不起来他师尊的长相,我记的理查德赌王也说过这话。 难道说理查德赌王所说的那位姜姓中国老者,就是蔺相如的师尊不成? 这特么的可是相差了两千多年时间啊! 而且一个在国内,一个跑去了国外,这简直有点儿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如果说,蔺相如和理查德赌王所遇到的是同一个人,我觉的那个人还真有可能是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姜太公。 难道说,封神大战之后就失踪了的我们姜氏一族的老祖宗姜子牙,他老人家至今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两千多年,难道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已经堪透大罗之道,成为了大罗级别的存在? 可一旦堪透了大罗之道,成为了大罗级别的存在,就必须飞升到天外天,这是封神大战之后,那几位混元级别的超级大能者所制定的天地规则,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但如果没有堪透大罗之道,就算是九品金仙那个级别的存在,也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两千多年的。 没有堪透大罗之道,但却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了两千多年,只有一种可能。 如果说,蔺相如的师尊和理查德赌王所说的姜姓老者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话,难道他老人家,变成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