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张仪的三寸不烂之舌 - 天命神相

第八百七十章 张仪的三寸不烂之舌

根据历史传说中的记载,对于张仪这个人,我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对于他和苏秦之间的恩怨,乃至所牵扯到的因果,我同样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不过我们天机门讲究的是公平公正,我不能仅凭着苏秦的一面之词,就决定张仪的命运, 接下来我就也用张仪的命格推算出了他的生辰八字,然后根据张仪的生辰八字去推算张仪的命运, 如果张仪在生前确实欠下了苏秦的因果,做了不少阴德缺失的事情,那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就不是让他加入天机门,而是让我们天机门的这帮鬼中至尊吞噬了他的鬼体, 相信吞噬了张仪这个四品鬼中至尊,对于我们天机门的八名鬼中至尊会有着不小的好处的, 果然,在我用张仪的生辰八字推算了一番之后,竟然推算出他不仅欠下了苏秦的因果,而且还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以张仪生前所欠下的因果,要是落到轮转王陛下的手中,恐怕会让他生生世世在畜生道轮回,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烦轮转王陛下了,不如便宜了我们天机门的这八名鬼中至尊算了, 就这样,在推算出了张仪的命运之后,我对着苏秦正色说道:“张仪的所作所为,我已经了然于胸,你放心,我们天机门是绝对不会要这种人的,” “这种人,是没有任何资格存在于这块天地之间的,” 在说出了这番之后,我那张平凡而普通的脸上竟然呈现出了一脸的杀意, 而面对着一脸杀意的我,苏秦又怎么可能会猜测不出张仪的下场, 有范睢这个五品鬼中至尊在,再加上我的一些手段,张仪的下场就不言而喻了, 于是苏秦就双手抱拳对着我对着我行了一礼,然后说道:“能帮我出一口恶气,了结了张仪和我之间的因果,苏秦在这了谢过门主了,” 接下来我们一行人并没有在苏秦的府邸逗留太多的时间,在给苏秦交代了一番之后,我们就离开苏秦的府邸,向着西北方向而去, 当然,在临走之前我收回了我在苏秦的府邸周围的布阵材料,撤掉了《封天锁地大阵》, 这样一来左辅星命格的苏秦已经成了我们天机门的人,但却并没有被发现什么异常, 而就在我们花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西北方的一栋和苏秦的府邸面积差不多一般大小的由青砖砌成的古建筑之前, 很显然,这栋古建筑就是右弼星命格的张仪的府邸, 和进入苏秦府邸的方式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有范睢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张仪府邸中的阴兵根本就不敢阻拦我们, 就连给府邸中的张仪通报一声,这些阴兵们都没有机会, 同样在来到了张仪居住的那栋房屋之前后,我在这栋房屋的周围又布下了《封天锁地大阵》,随后我启动了阵法,我们一行人就进入了张仪住的房屋之中, 鬼是不用吃饭睡觉什么的,平时修炼主要是吸收阴气和煞气,但作为左辅右弼星命格的张仪和苏秦,他们只需要配合黑衣蒙面人所布下的九曜局,辅佐七煞命格的白起他们吸收天上的北斗七星之力,提升等级就可以了, 当然,在帮助白起他们吸收北斗七星之力的过程之中,张仪和苏秦也会得到不少的好处,只不过他们所得到的好处并没有七煞命格的白起他们所得到的多而已, 而当我们进入到张仪住的那栋庭院之时,张仪正双腿盘坐在正北方的那座房间内,吸收着从天而降的北斗七星之力, 北斗七星又称之为七煞星,所以北斗七星之力中带着无尽的煞气,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以白起为首的这七个七煞命格者,才能在短短的几百年时间内,就成为了级别不低的鬼中至尊, 这才两千多年的时间,赵括廉颇他们就成为了五品鬼中至尊,而白起恐怕至少已经达到了六品鬼中至尊的级别, 甚至白起很有可能已经突破了六品,成为了七品鬼中至尊, 而一旦白起成为了七品鬼中至尊,成为了下品金仙那个级别的存在,那又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就算是在上古封神大战之时,金仙也能算是比较高端的战力了, 在现在这末法时代,恐怕就算是洞天福地之中的天道门三家十派,下品金仙这个级别的存在,恐怕未必能凑够五指之数, 不过白起究竟达到了什么级别,对我们目前而言并不重要,我们目前要做的事情,是先解决了右弼星命格的张仪再说, “我说外面怎么有动静,没想到竟然是范相您大驾光临,”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之后,张仪一脸殷勤的跟范睢打着招呼, 不过在跟范睢打着招呼的同时,张仪的一双眼珠子,在我们一帮的身上不断的打量着, 而在这同时,我大概看了一下张仪的面相,就更加肯定了我所推算出来的结果, 鼻梁无肉,唇薄如纸,眼下发黑而深陷,眉毛稀疏而短,尖嘴猴腮,蛇眉鼠眼, 面对着张仪的这幅长相,对于当时的六国君主能被他给忽悠了,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能被张仪这样一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给忽悠了,我觉的那六国的君主的智商真的应该充值了, 看来六国被灭,这是天意,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而就在我正打量着张仪之时,张仪的脸上突然之间流露出了一抹很不自然的神情,然后有些慌乱的把目光投向了范睢, 这时范睢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了一脸的杀意,对着张仪沉声问道:“张仪,你可知道我们为何来找你,” 其实张仪这会儿早已经知道情况不妙了,但张仪却表现的比苏秦要淡定的多, 说的准确一点,张仪故意在揣着明白装糊涂,想找一个脱身的机会, 只见张仪一脸堆笑的对着范睢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范相你来找我的目的,是想和我联手,一起对付白起,” 赵国这边的四名鬼中至尊,范睢全部都找过,是因为范睢认为他们对白起有着滔天的恨意和怨念, 但苏秦和张仪乃至王翦,范睢却并不信任,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跟张仪吐露过他想灭了白起的想法, 然而张仪这会儿却说出了这番话,这就让范睢有些无法理解了, 于是范睢带着一脸的吃惊之色问着张仪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对付白起,” 张仪笑着道:“范相,我张仪当年能够把六国君主玩弄于股掌之间,凭借的就是我这双眼睛,” 说到这里之时,张仪指着自己的眼睛说道:“察言观色,通过眼睛看穿一个人的心灵,是我张仪生平最大的本事,” “每次你看着白起之时,你的眼神里面所流露出来的那抹杀机,无论你怎么隐藏,都是隐藏不了的,” 我不得不承认张仪虽然长的丑,但他确实有点能力, 就在这不经意之间,他凭着他的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已经掌握了主动权, 而就在趁着说话的功夫,张仪缓缓的走了几步,把他的身体移动到了一个相对来说能够方便他逃脱的位置, 接下来张仪继续说道:“其实不仅你这样,蔺相如和廉颇李牧还有赵括,他们看着白起的眼神和你的没有多大的区别,” “如果说我们跟他们联手,趁着白起没有发动禁制之前给他致命一击,是很有可能会灭了白起,让我们的命运不再被他所控制的,” 如果说我没有用张仪的生辰八字去推算,没有给张仪看相,那张仪的这番说辞很有可能会把我和范睢给忽悠了, 但这会儿的我,信念却无比的坚定, 只见我凝聚出了金光灿灿的打神鞭,挡在了张仪的面前, “张仪,你虽然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你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但你却骗不了我,” “你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想给你找一个从这里逃脱的机会,” “范相,快跟我一起动手,灭了这个见利忘义,出卖朋友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