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 天命神相

第八百八十四章 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我的这个手机有个一件录音的功能,用起来非常的方便,所以上一次和秦坤父女两个对话的时候,我特意留了一个心眼,把他们两个所说的话录了下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用来做证据。 如果说秦家和天道门不因为秦秀秀的这件事来找我的麻烦,那这个录音我就没有打算放出来。 但如果秦家和天道门非要用这件事来找我的麻烦,那这个录音放出来之时,就是秦家颜面扫地的一刻。 而这会儿在事情过去了两个多月之后,秦家和昆仑派的人上门来找麻烦,那我自然就不会给秦家面子了。 就算是当着秦乾这个秦家大长老的面,我也毫不顾忌的把录音放了出来。 当我点了一下播放键之时,最先传出的是秦秀秀的声音。 “姜一,我承认是我们秦家陷害你和算计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 崔鸿基和秦秀秀的走的那么近,对秦秀秀的声音自然是非常了解,虽然我的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崔鸿基却完全可以肯定,这声音就是秦秀秀本人说的。 而且从秦秀秀所说的话和她说话的语气来判断,她所说的绝对不是假话。 如果说秦秀秀没有说假话的话,那就说明是秦家在算计我和陷害我,而他则成了一个被秦秀秀给利用了的蠢货。 我说的一点都没错,他就是一个被人给利用了他不知道的蠢货! 最关键的一点,是秦秀秀这女人既然利用他的话,那就说明她对他是没有感情的! 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崔鸿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非常难看。 而这时我手机的录音还在继续播放,秦坤的声音从手机里面66续续的传了出来。 “姜一,我承认这一次是我们秦家做的不对,是我们秦家在陷害你和算计你!” “但我希望你能看在我们同为远古八族一脉,还有楚楚的份儿上,不要再跟我们秦家计较了!” “这一次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秦家以后再不会做出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 而随着秦坤的话一句句传了出来,无论是崔鸿基还是崔殇洛,乃至秦乾这老家伙,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全都变的很难看。 尤其是崔鸿基,当明确自己被人给利用了之后,他的整张脸被气成了铁青色。 上一次虽然被我一拳从酒店四楼轰了下去,但其实崔鸿基并没有受什么太重的伤。 然而作为昆仑派的妖孽天才,被我一拳从酒店四楼给轰了下去,这对于崔鸿基来说是他人生最大的耻辱。 尤其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让崔鸿基觉的他无颜面对秦秀秀,在被秦家的人送到医院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之后,他就返回了洞天福地之中。 在洞天福地中的这两个多月,崔鸿基一直在疯狂的修炼,他希望在实力提升之后,能够替他心爱的女人早一天讨回公道。 但让崔鸿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秦家人的眼里,在秦秀秀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被他们所利用的蠢货而已! 而这时,在扫视了一圈崔鸿基和他爷爷崔殇洛乃至秦乾脸上的表情之后,我冷笑着说道:“崔兄,你现在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一脸冷笑的表情,崔鸿基沉着个脸,把目光往秦乾的脸上看去。 既然这所有的一切是秦家引起的,那作为秦家的大长老,秦乾就必须给他一个交代! 本来以崔鸿基一个晚辈的身份,以他的个人实力还是在门派的地位是没有资格向秦乾这种级别的人物兴师问罪的,但崔鸿基这会儿却有他爷爷崔殇洛做靠山,对秦乾这个秦家的大长老他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既然秦家的人能够利用他,那他对秦乾不敬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作为崔鸿基的爷爷,见自己的孙子被人给利用了,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之下,崔殇洛自然是要为崔鸿基出头。 于是崔殇洛表情非常不悦的斜眼看着秦乾,言语间很不客气的道:“你们秦家的女儿把我的孙子当枪使,你挑唆着我来收拾姜家的这小子。” “老秦,你们秦家的人是不是把我们崔家的人全部都当成了傻子了?” 面对着一脸不悦的崔殇洛,秦乾表现的无比尴尬,急忙就做起了解释。 只见秦乾陪着笑脸对崔殇洛道:“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洞天福地之内,对外面的事情了解的并不清楚,这肯定是秦坤那混蛋自作聪明做的好事,回头我一定会惩罚他!” “不过我找上你绝无利用你的意思,只是听说鸿基被姜家这小子给打了,想让你替鸿基出一口气而已!” 秦乾毕竟是秦家的大长老,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身份都不比他差,而且作为崔家的重要人物,崔殇洛对秦家和崔家之间的关系还有一定的了解的。 所以这会儿在秦乾解释了一番之后,崔殇洛就没打算跟秦乾计较了。 不过和秦乾不计较是因为秦乾的个人实力和身份地位,但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在崔殇洛眼中的分量却远远无法和秦乾能够相提并论。 就算我是被秦家陷害和算计的,我也不能打了他的孙子崔鸿基。 在崔殇洛这种奉行丛林法则的人眼中,弱者是没有人权的! 就这样,在秦乾解释了一番之后,崔殇洛的面色一沉,语气无比霸道和强势的对我说道:“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打了我的孙子,让我们昆仑派的未来掌教丢尽了颜面就是不对!” “你必须要给我们昆仑派一个交代!” 听到崔殇洛这话,我有些忍不住的笑了,这不讲理的人我见过的多了,但像崔殇洛这样一点道理都不讲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洞天福地内第一大门派昆仑派的大长老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这就足见天道门的人的心态已经膨胀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见微而知著,仅仅从崔殇洛的只言片语之间,就足以显现,这位昆仑派的大长老把自己或者他们昆仑派,定位的有多高。 无论是对是错,他的孙子就不能被人打! 他们昆仑派的未来掌教就不能丢脸! 但崔鸿基这个昆仑派的未来掌教不能丢脸,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就能丢脸吗? 想至此,我冷笑着对崔殇洛说道:“不知崔长老,想让我怎样给你们昆仑派一个交代?” 崔殇洛闻言傲然说道:“你是怎么打的鸿基,就让他怎么把你打回去!” “只要能让鸿基找回面子,我们昆仑派就不跟你计较了!” 以崔鸿基的实力,他想堂堂正正的打败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崔殇洛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所以崔殇洛话里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我不要做任何反抗,让崔鸿基打我一顿就是了。 站在崔殇洛的角度,他觉的他带了一大堆的昆仑派高手前来,而且还有他和秦乾这两大天阶五品的高手坐镇,我绝不敢在他的面前说半个不字。 但让崔殇洛有点儿意想不到的是,我却一脸淡然的冷笑着问他说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见我表现出了这幅态度,崔殇洛面色一寒,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猛的一拍桌子,然后厉声说道:“如果你不愿意,那今天就是天机门的末日!” 崔殇洛话里的意思很清楚,如果我不给他帮崔鸿基挽回面子的机会,那他今天带来的这帮人就要灭了天机门。 但我却表现的并不怎么在意,反而冷笑着道:“崔长老,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