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退出天机门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一十四章 退出天机门

黎月释放出那些各种颜色的烟雾,其实是在对芊墨的实力做着试探。 黎月的杀招,其实是她的无形之蛊。 而无形之蛊,无影无形,无声无息,可以在不知不觉之间让对手中蛊。 最关键的一点,无形之蛊是九黎一族的蛊术之中最为厉害的一种蛊术。 能够炼制出无形之蛊,就说明这个蛊师的实力达到了天阶,而且每一个天阶蛊师的无形之蛊,只有这个蛊师自己才能解。 七色七情七虫花这种蛊虽然不好解,但并不是完全无解,即便是黎月下的七色七情七虫花,如果给九黎一族的大长老一定的时间,他也能够解了这种蛊。 但如果是黎月下的无形之蛊,就算是九黎一族的大长老出手也解不了。 然而这会儿的黎月,在面对着芊墨这个无比神秘的女人之时,却有一点不敢对她使用她的无形之蛊了。 这其中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经过黎月的试探,芊墨这女人好像有专门的手段能够克制她的蛊术一样。 要知道黎月刚刚成为天阶蛊师不久,她仅仅才炼制出来了一只属于她自己的无形之蛊。 这只无形之蛊,可以说是她的本命蛊,如果被芊墨用她那无比诡异的手段给吞噬了,那她就吃大亏了。 本命之蛊一旦被吞噬,她自己肯定会元气大伤,恐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个人实力都会受到影响。 不过黎月却不甘心就这样输给芊墨,她更不甘心让陈婉秋成为我的女人。 所以,她无论如何要拼一把! 离开九黎苗寨之时,九黎族的大长老送了她一只无形之蛊,既然不能用她自己的本命无形之蛊,那不妨就用大长老送她的那只无形之蛊来对付芊墨。 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黎月大喝了一声道:“贱人,你给我去死吧!” 怒骂着的同时,黎月的双手丝毫都没有停下来,不断有各种颜色的烟雾从她的手中对着芊墨弹射了出去。 但我们所有人却并没有察觉,黎月真正的目标其实不是芊墨,而是被芊墨挡在了身后的陈婉秋。 这会儿在用手指弹射出了好几道彩色的烟雾的同时,在这几道烟雾的掩护之下,黎月的无形之蛊已然发动。 一个肉眼无法看到的透明小虫子,正向着陈婉秋飞了过去。 一旦这个透明小虫子接触到了陈婉秋的身体,那陈婉秋的生死,就会被黎月所控制。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芊墨冷冷的一笑说道:“婉秋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觉的我会让她中了你的无形之蛊吗?” 就在芊墨说这番话的同时,黎月所发出的那几道七彩烟雾全部都击中了她的身体,但芊墨却根本就无动于衷。 而听到芊墨所说的话,面对着一脸冷笑的芊墨,黎月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只见黎月无比惶恐和紧张的说道:“你,你竟然连我的无形之蛊都能破?” 而面对着一脸不甘的黎月,芊墨冷笑着把她的手伸了出来。 接下来随着芊墨的手掌展开,一只白色的甲壳虫就出现在了芊墨的手掌心之中。 很显然,芊墨手掌心中的这只甲壳虫,就是黎月的无形之蛊,只不过因为被芊墨破了黎月的蛊术,这只甲壳虫才显现出了它自己本来的颜色。 而且这会儿的这只甲壳虫,已经死在了芊墨的手掌心之中。 这时芊墨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是巫族的天巫,那你的这无形之蛊恐怕早就已经要了婉秋的命,但你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巫,破你的无形之蛊,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听到芊墨这话,不要说是黎月了,就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要知道巫族虽然已经泯灭在了这块天地之间,但对于巫族的实力等级,在神相天书之中还是有记载的。 巫族的实力等级,分为小巫,中巫,大巫,再往上就是天巫和祖巫。 说的直观一点,小巫的实力就相当于地仙,中巫就相当于天仙,大巫就相当于金仙。 天巫就相当于大罗级别的存在,而祖巫的实力自然在大罗级别之上,仅仅比混元级别的存在差了一点而已。 芊墨说她破解不了天巫使出的无形之蛊,这从另一方面来说,是不是代表着天巫以下的存在,都奈何不了芊墨呢? 要知道大巫的实力可是相当于金仙,难道连九品金仙那个级别的存在,也奈何不了芊墨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姜家的那位无比神秘的老祖宗,他给陈婉秋派了一个多么牛逼哄哄吊炸天的保镖来保护她啊! 有芊墨的保护,恐怕以后我就不用再为陈婉秋的安全而操心了。 而黎月作为九黎圣女,她对巫族的等级划分自然有一定的了解,更何况她这会儿已经很清楚的知道,她针对陈婉秋所发出的无形之蛊,却已经被芊墨给破了。 以她小巫级别的蛊术修为在芊墨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这会儿的黎月,只能庆幸她并没有要用自己的本命无形之蛊,而用的是大长老给她的那只无形之蛊。 在这种情况之下,黎月只能对着陈婉秋恨恨的说道:“陈婉秋,除非我死了,不然我是不会接受你嫁给姜一的!” “想让我叫你嫂子,下辈子都没有这个可能!” 虽然没有见过黎月,但却从我这里早就对黎月这个人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黎月和我之间的关系,陈婉秋也非常的清楚。 本来以为黎月会亲亲热热的叫她一声嫂子,但让陈婉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黎月对待她的态度竟然是如此的偏激,简直就好像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陈婉秋很难想通,她究竟那里做的不对,让我的表妹黎月,竟然恨她恨到了这种地步! 所以这会儿的陈婉秋一脸凌乱,甚至就连我都有些想不明白。 虽然我感觉黎月这丫头对我好像有些意思,但我们两个之间的血缘关系却决定了我们两个没有任何可能! 她为什么要表现的这么偏激?为什么突然之间和秦楚楚走的这么近了呢? 她宁可让秦楚楚嫁给我,也不愿意接受陈婉秋,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而就在我和陈婉秋两个人全都一脸凌乱的无法想通黎月这丫头的反常表现之时,秦楚楚却收回了她的干将莫邪剑。 只见秦楚楚用她那双透亮而清澈的美眸看着我,用无比肯定而坚决的声音说道:“姜一,就算你现在要娶的人是陈婉秋,但我却认为你最爱的人还是我!” 虽然有彼岸花的因素,但对于秦楚楚的这话,我却并不认同。 所以我摇了摇头对秦楚楚道:“楚楚,你不要太执着了,就让我们两个之间,成为过去吧!” “我现在最爱的人,是婉秋而不是你!” 而听到我这话之后,秦楚楚看上去就表现的有些歇斯底里一样。 “你是因为受到了彼岸花的诅咒,才让陈婉秋取代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从现在开始,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去破除彼岸花的诅咒,我要找回我失去的一切,我要让你知道,你最爱的女人只有一个,这个人是我而不是她!” “我是绝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破了彼岸花的诅咒!” 在指着陈婉秋说出了这番话之后,秦楚楚扭头转身就走。 而见秦楚楚往外走去,黎月恨恨的说道:“我无法接受陈婉秋,所以我只能退出天机门!” 说完这句话之后,黎月竟然把代表她身份的天机令从她的身上拿了出来,丢到了包间内的饭桌上,然后转身跟在秦楚楚身后一同离去。 既然黎月的态度表现的这么坚决,那我劝她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一旦黎月留在了天机门,对陈婉秋的安全还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楚楚和黎月的背影,目送她们两个离开。 而就在黎月和秦楚楚离开之后不久,当我的目光往陈婉秋看去之时,只见陈婉秋的眼睛红红的,带着一脸的委屈。 这会儿就算是天机门的众人全都看着我们两个,陈婉秋的声音里却带着哭腔问着我道:“姜一,是不是和秦楚楚说的一样,你是因为彼岸花的诅咒,才爱上了我的?” “只要秦楚楚破解了彼岸花的诅咒,是不是你就会重新爱上她?把我甩到一边去!” 听到陈婉秋这话,面对着一脸委屈和担心的陈婉秋,我竟然感到无比的心疼。 于是我急忙对陈婉秋柔声说道:“婉秋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是秦楚楚说的那样?” “我爱你,只和你有关,和彼岸花的诅咒无关!” “至于我和秦楚楚之间的关系,或许受到了彼岸花诅咒的影响!” “但彼岸花的诅咒,秦楚楚是绝对没有可能破的!” 要知道彼岸花的诅咒是远古之时的两位大罗级别的存在所下的诅咒,秦楚楚如果想破了这个诅咒,只有她的实力达到了大罗级别,或许才有这个可能。 但在当前的这末法时代,她又怎么可能会达到大罗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