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犯了众怒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二十四章 犯了众怒

其实市一号和二号,乃至省一号,我全都没有邀请。 因为毕竟他们是官方人士,他们和我之间没有什么交情,而且他们都是日理万机的人物,我不能随随便便就去打扰他们的工作。 但对于市一号和二号乃至省一号来说,他们却必须要给我这个天机门主面子,在得悉了我要订婚的情况之下,就算是他们人不来,也要派人来向我道声贺。 然而此时此刻,不仅市一号和二号来了,就连省一号这个封疆大吏都亲自来了。 这倒不是因为我这个天机门主的面子有多大,是因为有级别比省一号更加高的人物来了。 这样的人,我总共邀请来了三个。 其中的两个,是灵异调研局的赵局和林局,另外一个是我们天机一脉的长辈赖老。 虽然我并不清楚赵局和林局还有赖老在官方的级别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但仅凭着灵异调研局给天机门打造的天机令,能让省一号这种级别的人物全力配合,就说明林局和赵局在官方的级别肯定比省一号要高。 而从林局和赵局面对着赖老之时的态度来判断,恐怕赖老在官方的级别比林局和赵局还要高一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省一号这个封疆大吏又岂敢怠慢了他们三个? 就这样,当省一号和一众官方的人物笔直的站在那里,整个会议厅内的所有人全部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之时,林局和赵局走在前面,赖老走在后面,三个人缓步走进了会议厅。 这会儿无论是杨总还是萍姐,或者白云帆还是顾玉兰,全都感到自己的脑袋有点儿不够用了! 能让省一号这个封疆大吏表现如出如此姿态的人物,究竟是何等人物? 恐怕只有新闻联播上经常出现的那几位,才能做到这样吧? 然而出现在他们视野之中的这三个人,却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但越是未知的,就越让人恐怖,虽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三个人,但整个会议厅内的所有人却很清楚的知道,这三个人的身份地位和他们所掌握的资源和能量,是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的! 之前那几个记者还兴高采烈的在那里拍照录像,想报道有关我和陈婉秋的新闻出去,但这会儿的他们几个却已经暗暗的打定了注意。 一旦从会议厅里面走出去之后,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内把他们录下的拍下的东西全部都删除。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可以报道和炒作,有些人的隐私,却是绝对不能见光的! 一旦他们让这些隐私见光,那他们的下场,将会无比的悲惨! 在娱乐圈之中混了这么多年,这几个记者可是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甚至这几个记者把请他们来的白云帆和顾玉兰恨的要死,因为如果不是白云帆和顾玉兰请了他们,就不会把他们给牵扯进来。 要知道,现在的白云帆和顾玉兰恐怕已经引火烧身,自身难保了! 这会儿的白云帆和顾玉兰只感到世界末日快要降临了一样,无比的惶恐,无比的恐惧。 这么多顶级牛人在这里,仅仅他们身上的气场和威压,就已经足够让白云帆和顾玉兰,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了。 这俩货就好像中风了一样,面部的表情有些抽搐,身体在摇晃着,虽然很想离开会议厅,但脚底下却很难迈开脚步。 而这时,赖老这个天机门的长辈,主动向我表达了恭贺之意。 “姜一,恭喜你啊!” “能让婉秋嫁给你,是你小子这辈子最大的福分啊!” “我老头子没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这个镯子估计能值点儿钱,就送给婉秋作为你们的订婚礼物吧!” 说着话的同时,赖老把一个翠绿色镯子从他的衣服口袋里很随意的拿了出来。 所谓长者赐,不敢辞,赖老作为天机一脉的长辈,他给我们的订婚礼物,我自然是不会拒绝。 作为收藏界的资深人士,远远的看了一眼赖老递给我的手镯,九爷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说道:“用帝王绿的翡翠做的镯子,这个镯子没有一两个亿是买不到的啊!” 虽然九爷的声音不是很大,但会议厅内的所有人,全部都听到了九爷所说的话。 这个镯子的价格给他们所造成的震撼,简直就无与伦比! 陈婉秋的父母,这会儿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他们的心情! 激动,欣喜,兴奋,但却隐隐约约的夹杂了紧张和惶恐。 作为父母,他们的女儿嫁给了一个让他们简直无法想象的人物,他们又岂能不担心呢? “谢谢赖老!” 陈婉秋在向着赖老鞠了一躬表示了感谢之后,我亲手把镯子给她戴在了手上。 而且在给陈婉秋的手上戴这个镯子的过程之中,我发现这个镯子竟然不是一个普通的镯子。 这个价值上亿的镯子,竟然是一个有防御功能的法器。 按照我从这个镯子上的法力波动来判断,陈婉秋只要带着这个镯子,那怕是天阶四品的存在,也奈何不了她。 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派了芊墨这个无比神秘的女人贴身保护陈婉秋,赖老又送了一个有防御功能的法器,这就足见陈婉秋对天机一脉的重要性。 就算是我这个天机一脉的天命之子,也没有被如此的重视吧! 说的夸张一点,这让我对陈婉秋都有点儿嫉妒了! 而就在我给陈婉秋戴上了镯子,正和赵局林局还有赖老寒暄着之时,白云帆和顾玉兰蹑手蹑脚的想从会议厅溜出去。 那几个和他们一起来的记者同样也想一起混出去。 但杨总的目光一直都盯在白云帆的身上,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就这样走了? 只见杨总厉声说道:“白云帆,我们天龙娱乐的新闻发布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你们为什么要提前离场?” “当年我把你当成了兄弟,一步步的培养你,让你做了我公司的营运总监!”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和我前妻顾玉兰竟然勾结在一起,把我公司的资产转移了出去,搞垮了我的公司,让我倾家荡产,身无分文!” “而今天,在我们天龙娱乐的新闻发布会即将召开之际,你和顾玉兰带着十亿巨款要挖走婉秋,你们两个是何居心?” “我杨迦天自问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们的事情,你们为什么步步紧逼,连一条活路都不打算给我?” 因为太过于激动,杨总看上去有些脸红脖子粗的,而白云帆和顾玉兰根本就不敢面对杨总,只恨不得把头低下去塞到裤裆里。 而听到杨总的一番说辞,会议厅中的众人,全都弄清楚了白云帆和顾玉兰是什么样的人物。 他们本来以为白云帆和顾玉兰是来参加新闻发布会和订婚仪式的客人,却没想到这俩货竟然是来砸场子的! 连我这个天机门主的场子都敢砸,这俩货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可以说白云帆和顾玉兰这会儿是犯了众怒。 九爷毕竟是道上混的人物,双目之中寒光闪闪的看着白云帆和顾玉兰说道:“天兰娱乐的白老板是吧,我记住你们两个了!” 平田昭夫在我面前虽然表现的无比恭敬,但作为曾经拥有千亿身家的人物,他又岂能是简单之辈? 目光之中同样寒光闪闪的扫了一眼白云帆和顾玉兰之后,平田昭夫沉声说道:“有天兰娱乐这样的公司存在,我觉的是我们中国商界的耻辱!” 听到平田昭夫这话,潘健林在那里连连的点着头道:“平田先生说的没错,我们宏达地产绝对不容许有天兰娱乐这样的公司存在!” “我潘健林就算是赔上几个亿,也要让天兰娱乐关门大吉!” 听到九爷和平田昭夫乃至潘健林这三个商界大佬的表态,白云帆和顾玉兰已经快要崩溃了,而就在这时,赵局沉着个脸和省一号在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然后沉声说道:“勾结他人转移公司财产,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这个案子,必须当大案要案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