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的!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三十六章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的!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中至尊在普通人的眼中,和活人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就像武顺和瑶瑶一样,两个人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甚至不知道那啥了多少次,武顺一点都没有发现瑶瑶她并不是人,而是一个鬼中至尊。 但如果武顺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存在,那他就能感受到瑶瑶身上的那股子纯净而浓郁的阴气,发现瑶瑶的真正身份。 我经常在想一个问题,就是一旦武顺他发现了瑶瑶的真正身份之后,会是一幅什么样的表情? 他竟然和一个鬼在一起那么长的时间,而且还..... 到了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武顺他会怎样去处理他和瑶瑶之间的关系?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抱怨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他瑶瑶的真实身份。 然而,这会儿我却完全能够肯定,芊墨她绝对不是鬼。 瑶瑶给人的感觉是冷冰冰,阴森森的,那是因为她的身体是阴气凝聚而成的。 但芊墨却会给人一种激情四射的感觉,尤其是当她那双电眼对着人放电的时候,像云若风和苏天这两个单身狗,瞬间就会表现的如醉如痴,如癫如狂。 我完全能够肯定,芊墨的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气,她的身体是血肉之躯,绝对不是阴气凝聚而成。 不过虽然排除了芊墨不是鬼的可能,但芊墨那无比诡异的手段却让我对她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能够凭空变化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这是人所能做到的吗? 尤其是当我发现,芊墨变化出来的那三个自己好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之时,对于芊墨的身份我就更加怀疑了。 据说妖族有化身千万的能力,难道芊墨她是妖而不是人? 我们姜家镇守万妖谷几千年,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派来保护我的女人的,却很有可能是一个妖。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很别扭。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直接问起了芊墨的身份,想让她给我一个答案。 当然,这会儿车上有司机和陈婉秋在,我肯定不会当着他们两个的面直接问,而是用传音入耳之法,把声音直接传到了芊墨的耳朵里。 我们坐的车是一辆七座的越野车,我和陈婉秋坐在中间的第二排,芊墨坐在陈婉秋的身后。 而在听到我传进了她耳朵里的声音之后,芊墨竟然笑了起来。 “咯咯咯......” 听到芊墨那银铃般的笑声,陈婉秋有些莫名其妙的转过头看向了她。 而芊墨却并没有理会陈婉秋,而是用她那双能够夺人魂魄的电眼看着我,用传音入耳之法反问着我道:“那你觉的我是不是人呢?” 当着陈婉秋的面,被芊墨用妩媚至极的目光看着,眼睛里面不断的放电,让我很不好意思。 刻意把头转了一个方向,看着车窗外的夜景之后,我这才用传音入耳之法对芊墨道:“我觉的你不是人,你是妖,对吗?” 听到我的回答,芊墨又发出了阵阵笑声。 “咯咯咯.....” 对于芊墨的这种反常表现,陈婉秋感到很奇怪,尤其是当芊墨一边笑着,一边却看着我之时,陈婉秋就感到更加奇怪了。 但因为我和芊墨都用的传音入耳之法交流,陈婉秋却听不到我们两个的对话内容。 就在笑完之后,芊墨继续用传音入耳之法对我说道:“真不愧是姜家的天命之子,竟然这就被你给看穿了我的身份。” 听芊墨这样一说,我就完全能够肯定,和我的猜测一样,她是一个妖,而不是人。 而且从芊墨对雷蒙德会长所说的那些话来判断,芊墨这个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妖! 甚至就算是腾蛇一族的那位蛇仙老爷子,也和芊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这会儿的陈婉秋表情有些凌乱,目光里充满着迷惑和不解,一会儿看着我,一会儿往芊墨看去。 虽然说我和芊墨的对话陈婉秋并没有听到,但以陈婉秋的智商却不难猜出,这会儿的我和芊墨之间肯定在进行着交流。 我给了陈婉秋一个让她不要担心的眼神,然后把她搂在了怀里。 接下来我继续用传音入耳之法问着芊墨道:“既然你是妖,为什么会听从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的安排,来保护婉秋呢?” 听到我这话,芊墨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愿意吗?如果不是我的生死被姜子牙那个老混蛋控制在手里,老娘我会做这种事?” 芊墨这话一出口,就代表着和我猜的一模一样。 我爷爷虽然不愿意告诉我,或者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我们姜家的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祖宗的身份。 但按照芊墨所说,他老人家果然就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太公姜子牙。 当初我还责怪我爷爷,说为什么没有在陈婉秋替我挡那一掌之前出现,非要让陈婉秋挨了秦坎一掌之后才出现,我爷爷表现的很无奈。 在石原不二揭破了陈婉秋天运之女的身份之后,我瞬间就想通了这其中的原因。 陈婉秋在成了我的女人之后,就被秦坎打碎了心脏,在万年寒玉棺之中做了两年多时间的活死人,把她的气运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让我在这两年多时间之内,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等到陈婉秋起死回生之后,让我风风光光的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娶了陈婉秋这个天运之女,好分享她的气运。 现在我终于确定,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他老人家安排的。 这会儿的我,很难用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 看着一脸迷茫和凌乱的陈婉秋,我只感觉我好对不起她! 虽然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他做出这样的安排,肯定有他的理由,但我却总是认为陈婉秋她是无辜的。 她不应该替我挡那一掌,她不应该在冰冷的万年寒玉棺里面做了两年多的活死人! 而站在我的角度,我不想自己的命运,一直都这样被人所掌控! 我更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再受到任何伤害! 但以我目前的实力,却又很难做到这一点! 说的夸张一点,我觉的陈婉秋的生死,现在依然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掌控在手中。 如果我从陈婉秋那里分享来的气运不够,谁知道我们姜家的那位老祖宗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安排? 之前发生在陈婉秋身上的场景,恐怕很有可能会再度上演! 一念至此,我紧紧的把陈婉秋搂在了怀里,心里面暗暗的发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保护好我心爱的女人。 我绝对不会让那样的场景再度重演! 就这样,在紧紧的搂着陈婉秋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我用传音入耳之法问着芊墨道:“你能告诉我你的身份吗?” 和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有关系,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控制了生死,对于芊墨的身份我感到很好奇。 所以我才问起了她的身份。 但对于我这个问题,芊墨却并没有做出回答,一直都处在沉默之中。 直到我们的车停在了凯宾斯基大酒店的停车场,等到快下车的时候,芊墨这才用传音入耳之法对我说道:“老娘我的身份,要是说出来会吓死你!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妙。” 芊墨这样一说,对她的身份我就更加好奇了,但芊墨不愿意说出来,我再问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更何况这会儿已经到了酒店,蛋蛋和珑竹这两个小家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以花童的身份带着和的陈婉秋走红地毯了。 接下来,我就挽住了陈婉秋的手,跟在蛋蛋的身后,步入了凯宾斯基酒店的宴会厅。 陈婉秋的父母和姑姑,赖老和林局赵局,还有官方的一些人,还有杨总和萍姐夫妇,宏达地产的潘董事长,九爷一家老小,天机门的所有人,这会儿全部都已经在酒店的宴会厅里面等候着了。 蛋蛋和珑竹手捧着鲜花,刚刚走进了宴会厅内,悠扬的音乐声就响了起来。 我和陈婉秋手牵着手,漫步在宴会厅里的红地毯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在前往凯宾斯基酒店的路上,为了不让她父母担心,陈婉秋早就给她父母打了一个电话,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解释了一下在演唱会上发生的突然状况,所以这会儿的陈婉秋父母,带着一脸激动的笑容,看着我们两个漫步在红地毯之上。 接下来和所有的婚礼仪式一样,在赵局的主持之下,我和陈婉秋先对着她的父母行礼,然后对着赖老这个在场所有人之中年龄最大的长辈行了一礼。 “陈婉秋,你愿意嫁给姜一,一辈子都和他不离不弃,陪伴在她的身边吗?” 按照婚礼仪式的流程,在我和陈婉秋行了礼之后,赵局问着陈婉秋道。 陈婉秋大声的回应着道:“我愿意,我愿意嫁给姜一,我永生永世,生生世世,都要和他不离不弃,陪伴在他的身边!” 随后赵局又问着我道:“姜一,你愿意娶陈婉秋为妻,一辈子都和她不离不弃,保护她,爱护她,呵护她一辈子吗?” 而就在我和陈婉秋充满深情的相顾对视,正打算做出回应之时,一个声音却从宴会厅外面传来。 “姜一,我不容许你答应!” “我不管陈婉秋是什么身份,就算她是天运之女,我也绝不容许你娶她!” “你要是敢答应,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终生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