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五章 武顺打擂 上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五十五章 武顺打擂 上

在洞天福地这个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地方,一切都靠实力来说话。 如果天机门没有一定的实力,就算是参与了这个任务也没有任何意义。 秦乾所提出来的这个打擂台的方式看上去好像对天机门不利,但对武顺来说却正好是一个通过实战来锤炼他的武技,提升他的实战能力的机会。 在我对秦乾提出的方式没有异议之后,红尘阁内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众人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幽冥城的比武台。 顿时,摆擂的摆擂,打擂的打擂,斗了个不亦乐乎。 但我们天机门的人却没有急着参与,我反而带着陈婉秋和黎月他们在幽冥城里面优哉游哉的逛了起来。 一旦天机门争夺到了那六面幽冥令之一,我就要参与红尘阁的任务,赶赴幽冥森林的极北之地,在离开之前,我自然是要多陪一下陈婉秋,让她的心情不要太过于紧张和压抑。 当天一整天,我们把整个幽冥城逛了一个遍,可以说把幽冥城内特有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好吃的还是好玩的,全都玩了一个过瘾,吃了一个遍。 至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擂台赛,我们只需要回到红尘客栈找客栈的伙计随便问一下,很容易就能问出一个详细的结果来。 因为天道门三家十派要挨个儿摆擂和打擂,所以在短时间之内,是很难分出一个胜负结果来的。 在随后的三天里,除了第一天我们在幽冥城内逛了一整天之外,剩下的两天时间陈婉秋都和我待在房间里面。 “姜一,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在这两天时间里,陈婉秋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这句话。 平时的她,是一个很腼腆,很容易害羞,在这方面很保守的人。 但这两天时间里,她却好像有些疯狂一样,只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和我在一起缠绵 就在第三天晚上,我们在红尘客栈的餐厅里面吃晚饭的时候,红尘客栈的伙计告诉我们,说天道门三家十派那边打擂台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昆仑派无愧于洞天福地内第一门派的名声,以十二战完胜排名第一。 秦家就输给了昆仑派一场,以十一胜一负,净胜场数十场排名第二。 雪月庵因为有明月师太这个天阶六品的高手,竟然在实力上碾压了天道门三大家族的周家和姚家,以十胜两负净胜场数八场排名第三。 周家因为输给了雪月庵,所以只赢了九场,以九胜三败的净胜场数六场排名第四。 姚家以八胜四败,净胜数四场排名第五。 剩下的几家实力都差不多,不是你因为一个偶然因素打败了我,就是我因为一个偶然因素打败了你,净胜场数差别不大。 和其他几家相比,正一教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比其他几家多赢了一场,所以暂时排名第六。 在这种情况之下,迄今为止一场擂台赛都没有参与的天机门就成了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抛开前六名不说,剩下的七家如果能够打败了天机门,那这七家的净胜场数就会和排名第六的正一教持平。 如果正一教的运气不好,反而却输给了天机门,那这剩下的七家就相当于多了一次争取第六名的机会。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剩下的那六家对我们天机门打擂台无比的期待,因为这是他们七家最后的机会。 但在这三天时间里,天机门的人却连一个影子都没有出现过,这让那剩下的七家无比的纠结,生怕天机门放弃了这个任务。 要知道,天机门如果放弃了这个任务,那就意味着他们七家将和那六面幽冥令无缘,将无法再介入这个任务。 一旦任务完成,那位远古之时的大能者所留下来的珍藏,就和他们七家没有任何关系。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七家和排名前面的那六家的整体实力将会产生更大的差距。 然而这七家的人却并不知道,从始至终,我们天机门从来都没有把他们七家放在眼里过。 甚至不要说他们七家了,就算是排在前面的那六家,也将是被我们天机门碾压的对象。 天机门这一次打擂台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幽冥城主亲自发出的那面翡翠幽冥令。 因为第二天要打擂台,所以陈婉秋就不像前两天一样缠着我要跟我一个劲儿的缠绵,只是依偎在我的怀里,静静的睡了一个晚上,让我不浪费一丝一毫的体力。 这一天上午,在吃了早餐之后,我们天机门的一行人就雇了一辆幽冥城的马车直奔比武台而去。 等到我们到达比武台之时,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锦瑟和跟随着她的那五名五品鬼中至尊,还有恨天盟的人早就已经到比武台了。 当看到马车停了下来,我们天机门的人从马车上一个一个的走下来之时,被淘汰了那七家的人,一个个眼睛发光,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好像饿狼盯着绵羊,苍蝇盯着腊肉一样。 因为同样住在红尘客栈的缘故,秦楚楚可是很清楚的知道,这两天来我和陈婉秋除了吃饭时间之外,一直都在红尘客栈的房间里。 一男一女在房间里面整天不出来,就算是用脚去想,秦楚楚也能想到我和陈婉秋在干什么? 虽然说我和陈婉秋作为夫妻两个,就算是大白天在房间里面干点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秦楚楚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怒火,瞬间就从她的脚底直冲头顶。 杀念,瞬间就从她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如果陈婉秋的身边没有人保护,秦楚楚绝对会把陈婉秋碎尸万段。 “贱人!” 看着陈婉秋挽着我的胳膊,把她的身体都依偎在我我身上的样子,秦楚楚咬牙切齿的在那里骂道。 我和陈婉秋直接无视了秦楚楚,不想和她在这里发生争执,但黎月这丫头却是一个火爆性子,听见秦楚楚骂陈婉秋的话之后,她直接直视着秦楚楚怒问着她道:“贱人你骂谁?” 或许是因为心中有愧,秦楚楚有点儿不敢面对黎月,在黎月反骂她之时,秦楚楚装作没听见,故意把头偏向了一边。 但黎月这丫头却不依不饶的对着秦楚楚道:“下一次,我要是再听见你用这种话骂我嫂子,我一定会撕烂了你的嘴!” 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被黎月这么一骂之后,秦楚楚竟然把头低了下来,连还嘴都没有还。 而这时,当看到我们天机门的人来了之后,被淘汰的那七家就表现的无比激动。 尤其是青羊观的人,争着抢着的先跳上了比武台。 “这是我们青羊观的最后一场擂台赛,也是我们青羊观唯一的一个机会!” “你们天机门要想拿到幽冥令,就必须打败我们青羊观。” 说话的是一名穿着金黄色道袍的道士,年龄看上去在七十来岁左右。 青羊观的每一任观主,道号都叫青羊道人,这人是青羊观的观主,也是青羊观实力最强大的一个。 青羊观总共派出了六个人,其中青羊道人是天阶五品,青羊观的大长老青山道人也是天阶五品,其他的四个长老,有两个天阶四品,两个天阶三品。 在青羊道人率先向我们天机门发出了挑战之后,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应,急于装逼的武顺这货就已经一跃而起,从地面直接跳到了比武台上。 “不就是打败你们青羊观吗?由我一个人出手就够了!” 武顺这货说话时表现的无比嚣张,但他的话音刚出口,整个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却全部都笑了。 要知道,在天机门突然崛起之后,尤其是天机门解决了天道门两大难题之后,冬天福地之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对天机门就重视了起来。 可以说天机门的每一个人物,在天道门三家十派全都有详细的备案。 武顺在天机门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他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可以说非常的清楚。 这会儿武顺竟然口出狂言的说要一个人独挑青羊观,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所谓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武顺就是一个这么可笑的小人物。 就这样,在包括青羊观的众人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狂笑完之后,青羊道人用看着一个傻逼的目光看着武顺。 “你确定,要单挑我们整个青羊观?”青羊道人阴笑着问道。 这会儿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笑的越欢,等一下他们就会越震惊,他装逼的效果就越震撼,所以武顺这会儿一点都不在乎青羊道人看着他的眼神,和她说话的语气。 在无比郑重的点了点头之后,武顺说道:“没错,我就是要凭借我一个人的实力,挑了你们青羊观!” 武顺这话一出口,青羊观的人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又笑了起来。 就连秦楚楚,都在那里有点儿纳闷的自言自语着道:“顺子这是怎么了?他疯了吗?” 自言自语着念叨了一番之后,秦楚楚把矛头指向了我道:“你这是在搞什么?你想让顺子像个小丑一样在比武台上丢人吗?姜一,这就是你对待兄弟的方式吗?” 我没有理会秦楚楚,看着比武台上的武顺,脸上却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武顺是我的兄弟,我自然不想让他比武台上像个小丑一样的丢人。 反而我希望我的兄弟在比武台上无比的风光,像太阳一样耀眼,像流星一样灿烂。 这时在众人笑完之后,青羊道人反而故作大气的道:“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孩子,我们青羊观要是欺负你欺负的太狠了,会被人耻笑的。” 说完这话之后,青羊道人把目光投向了青羊观四大长老之中实力最差的一名。 “青云师弟,你来陪天机门的这位小朋友过几招吧!” “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不要下手太狠,要是一不小心把他打死了,那天机门的面子上不是太好看!” 随着青羊道人的这话一出口,他自己走到了比武台的后面,一名穿着青白相间的道袍,年龄看上去在六十来岁左右的道士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武顺对面。 这名道士虽然面带着笑容,但他的眉宇之间却隐隐的透着一股杀气。 “大师兄说我不要下手太狠,不要一不小心把你打死,但你们天机门差点儿把洞天福地之外的青羊观给灭了,你觉的我今天会放过你吗?” 青云道人靠近了武顺,用只有武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