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青羊观的道统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五十八章 青羊观的道统

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远古时代的这三大天尊,全都是神话传说之中的超级大能者。 这三位超级大能者的境界,叫做混元大罗境界。 而一旦成就了混元金身,达到了这种境界,就能够言出法随,任意调动一方世界的天地灵气,不死不灭,亘古永存。 当年的封神大战,正是因为在这三位超级大能者的参与之下,才耗尽了我们所处的这方天地的天地灵气,让灵气缺乏的这方天地进入了末法时代。 就在封神大战之后,这三大天尊和另外几位超级大能者共同制定了天地规则,重新确立了三界六道,把阳间,阴间,天外天,分离了开来。 青冥道人的这把青冥剑,青羊观对外宣称是灵宝天尊的弟子留下的法器,而他们青羊观找到的那个福地,是灵宝天尊的弟子的洞府。 但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很多人看来,事实却恐怕并非如此。 要知道灵宝天尊位列远古时代的三大天尊之一,那可是能够制定天地规则的人物,他的弟子又岂能是一个简单之辈? 就算是灵宝天尊的弟子不如元始天尊座下昆仑派的十二金仙,但也比十二金仙差不到那里去。 昆仑派的十二金仙全部都是大罗级别的存在,那灵宝天尊的弟子,就算是没有达到大罗级别,至少也达到了上品金仙的级别。 但一个上品金仙级别的人物,他所留下来的洞府仅仅却是一个福地,这就很难让人相信了。 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弟子武吉,就连他留下来的洞府都是洞天,灵宝天尊的弟子留下来的洞府却仅仅是一个福地,这又怎么怎么可能呢? 但如果灵宝天尊的弟子留下来的不是福地而是洞天的话,得到了这个洞天的青羊观,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实力不可能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排在倒数几名。 这只能说明青羊观所得到的这个福地的前主人,他和灵宝天尊之间的关系,并不像青羊观对外宣称的那样。 这个福地的前主人,或许是灵宝天尊的弟子的再传弟子,或许仅仅和灵宝天尊沾上了一点关系。 不过不管怎样,当青羊观的大长老青冥道人亮出了他的专属佩剑之时,从气势上看,他还是很装逼的。 但仅仅青冥道人亮出了他的青冥剑这还不够。 败给我这个天机门主,青羊观可以接受,毕竟我解决了天道门两大难题之后,我在天道门内部已经成了一个传奇。 但败给武顺这个无名之辈,让武顺这个他们眼中曾经的蝼蚁连伤了青羊观三大长老,这是青羊观的观主和大长老所无法接受和不能容忍的。 就在青冥道人亮出了他的青冥剑之后,青羊道人把手一扬,一把寒气逼人的三尺青锋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把剑拿在手中,青阳道人满面杀机,目光阴冷,武顺在他的眼里,就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死人一样。 “我们青羊观的每一任观主,全都叫青羊道人,你们可知道原因?” 说话时青羊道人看着他手中的那把寒气袭人的长剑,满脸的傲然之色。 听到青羊道人这话,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去没有一个人做出回答。 青羊观的每一任关注道号都叫青羊道人,这是天道门的所有人全都知道的情况,但青羊观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传统,却从来都没有人说出过原因。 这会儿看青羊道人的架势,是打算把青羊观的这一隐秘,当着众人的面揭开了。 就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全都往青羊道人看去之时,青羊道人面露得色的说道:“当年封神大战之时,灵宝天尊率领他门下的弟子,布下了万仙大阵。” “那一战,有五位超级大能者参与,打的天崩地裂,鬼哭神嚎,不知道有多少地仙,天仙和金仙死于非命,甚至连大罗级别的存在,都陨落了好几位。” 说到这里,青羊道人把他手中的剑向武顺一指,杀气腾腾的说道:“我们青羊观的这把青羊剑,就是当年在万仙大阵之中,一位大罗级别的存在陨落之后所留下来的武器。” “我们青羊观所传承的道统,就是那位大罗级人物的道统!” “换句话说,我们青羊观所传承的道统是灵宝天尊的道统。” 青羊道人这话一出口,比武台下面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众人顿时就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作为远古之时的三大天尊之一,灵宝天尊和昆仑派的元始天尊是一个级别的人物。 据说这位灵宝天尊他创立的教派叫截教,意思就是截取天道一线生机之意。 而这位灵宝天尊他主张有教无类, 天下大同,无论是什么资质,什么出身,都可以入他门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灵宝天尊门下的弟子,什么样的人物都有。 远古之时,人族弱小,妖族强大,灵宝天尊门下的弟子,可以说绝大多数都是妖族出身。 从青羊观的名称来判断,青羊道人所说的那位大罗级的人物,灵宝天尊的弟子,十有**是一个羊妖。 青羊观能够在洞天福地之中找到一所和灵宝天尊有关系的福地,恐怕和青羊观传承了灵宝天尊的道统有关。 虽然在之前打擂和守擂的时候青羊道人不止一次的亮出过他的青羊剑,但天道门三家十派,每一家都有自己压箱底的宝贝,所以青羊道人的青羊剑虽然不凡,但却很少有人去关注。 这会儿在听到青羊道人说出了青羊剑的来历之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看着武顺的眼神里就变的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灵宝天尊的道统,大罗级别的存在所留下来的法器,武顺仅凭着广成子大仙所炼制的盔甲套装能够抵挡的住吗? 虽然广成子大仙也是一名大罗级别的存在,但他炼制出来的盔甲三件套,仅仅是他炼制出来的普通法器,又岂能和那位大罗级存在的随身佩剑相提并论? 如果是广成子大仙的番天印,那当然就要另当别论了! 可以说这会儿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众人,已经和青羊道人一样,把武顺看成了一个死人。 这会儿见青羊观的两大顶级高手全都亮出了压箱底的宝贝,对武顺起了杀心,秦楚楚又开始替武顺担心了起来。 毕竟和我们在一起好几年,多多少少有一些感情,尤其是武顺,她认识的时间要更为长一点。 “姜一,不要让顺子单独打这一场,你应该上去帮他。” “顺子的盔甲是挡不住青羊道人的青羊剑的。” 因为太过于着急,秦楚楚忘了她和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甚至我们之间的关系是敌对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秦楚楚对武顺表现的如此关心,说出了这番话之时,我竟然有些感动。 对秦楚楚的那些比较偏激的行为,也不是太在乎了。 见秦楚楚说出了这话,陈婉秋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比较复杂,在看了一眼比武台上的武顺之后,陈婉秋用商量的语气对我说道:“要不让顺子下来,你上去替顺子打?” 陈婉秋对我的实力,永远抱着盲目的信心和崇拜,在她看来,只要我出马,肯定能完虐了青羊道人和青冥道人。 但却我无比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我能帮他一时,却不能帮他一世!” “我们天机门的每一个人,都需要在历练之中成长!” “就让顺子,来做除了我之外,天机门第一个成长起来的人吧!” 而随着我的这话一出口,比武台上的青羊道人和青冥道人就已经动起了手。 “武家小子,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随着话音出口,青冥道人如同闪电划过一般一剑刺出,只刺武顺的心脏部位。 “辱我青羊观者,死!” 青羊道人看上去好像很装逼一样,一剑就向着武顺的脖颈处横着斩了过去,他认为在这一剑之下,武顺会立刻人头落地,鲜血喷洒。 当然,武顺肯定不会傻乎乎的站着挨打,在青冥道人一剑刺来之际,他把身子一侧,一招黑户掏心就向着青冥道人的前胸而去。 对于青羊道人斩来的一剑,武顺仅仅把身体向下压低了几分,打算用他的头盔来硬抗青羊道人的这一剑。 而见此情形,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绝大多数人,脸上全部都浮现了一抹冷笑。 青羊道人的青羊剑,那可是上古之时的大罗级大能者所留下来的神兵利器,广成子大仙所炼制的普通法器又岂能抵挡? 恐怕武顺这小子,会连带头盔和他的半个脑袋,都被青羊道人的青羊剑给砍掉。 果然,和众人想的差不了多少,青冥道人的一剑虽然没有刺中武顺的身体,但却在武顺的战天甲上面留下了一道明显的划痕。 青羊道人的那一剑,虽然没有斩下武顺的一半脑袋,却把武顺的擎天盔,给斩下了一半。 可以说在这一个照面之下,武顺这小子就吃了大亏。 这也说明武顺的盔甲三件套,是防不住青羊观的这两大顶级高手手中的武器的。 而见此情形,之前被武顺给打了个半死的那三大长老全都面露喜色,瞪大了双眼全神贯注的注视着比武台上,等待着武顺被砍成几截的那一刻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