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欧阳寒洛的二叔 - 天命神相

第九百六十四章 欧阳寒洛的二叔

猪腰子脸长老用万年寒铁枪限制对手的行动能力,高个子红脸长老用万斤巨锤一锤砸下,还有矮冬瓜长老的捆仙索和秦乾的打神鞭,还有??瘦瘦的那个给我感觉很危险的长老,,,,,, 昆仑派真不愧是洞天福地内第一门派,这几大长老之间可以说达到了配合无间的地步, 这就难怪明月师太就算是达到了天阶六品,雪月庵却仍然不是昆仑派的对手, 当然,雪月庵不是昆仑派的对手,并不代表着天机门也不是昆仑派的对手, 我们姜家的功法是至刚至阳的功法,猪腰子脸长老的万年寒铁枪上面散发出来的至阴致寒之气,对我们姜家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就在猪腰子脸的长老用他的万年寒铁枪对着武顺抖了一抖之时,我一个闪身来到了武顺的身前,在我的相气运转全身之后,一股至刚至阳的气息就从我的身体之内辐射了出来, 就好像冬日的冰雪遇到了夏天的骄阳一般,猪腰子脸长老的万年寒铁枪所散发出来的至阴致寒之气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而见此情形,崔殇洛和其他四名昆仑派的长老全都面色一沉, “打神鞭,给我中,” 崔殇洛怒叱了一声,祭起了他的打神鞭, 但在这同时,我也祭起了我的打神鞭, “打神鞭,给我挡,” 我的打神鞭和崔殇洛的打神鞭在瞬间就撞到了一起,发出了阵阵的轰鸣之声,看上去就好像两条金色蛟龙在天空之中纠缠一样, 这时那名矮冬瓜一样的昆仑派长老跺了跺脚,他的身体就好像钻进了土里一样,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给我去死,”拿巨锤的长老大喝了一声,又一锤向着武顺砸了过去, “给我杀,”猪腰子脸的长老大喝了一声,对着我一枪刺了过来, 武顺并没有跟拿巨锤的长老硬碰硬,而是躲过了他的巨锤,用他的紫电剑一剑挥出,顿时就有一道紫色剑罡从紫电剑的剑尖上疾射而出,向着拿巨锤的长老的面门射去, 拿巨锤的长老急忙用手中的巨锤一挡,只听见发出了“轰”的一声惊天巨响, 接下来武顺就和拿巨锤的长老战在了一起,他们两个你给我一锤,我给你一剑,斗了个不亦乐乎, 至少在短时间内,这两个人是很难分出一个胜负来的, 不过拿巨锤的这位消耗比较大,时间要是一长的话,恐怕他难免会体力不支,而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武顺把他虐成狗的时候了, 至于猪腰子脸的长老,在我的左手握住了杏黄旗的情况之下,他的万年寒铁枪连靠近我的身体都做不到, 猪腰子脸的长老一枪又一枪的向我刺来,却起不到任何作用,在那里被气的嗷嗷直叫, 就这样,我和武顺抵挡住了昆仑派的三大长老,矮冬瓜长老遁入了地下在寻找机会,??瘦瘦的那名长老一直都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一个路人甲一样,战在了一旁, 我们这边的蛋蛋也没有加入战团,而是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战成一团的我们几个,注视着比武台上的一举一动, 幽冥城的这座比武台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搭建而成,就算是比武台上面的动静再大,那怕是几万斤的力量砸到比武台上,也不会把比武台给砸塌了, 但昆仑派的那个矮冬瓜长老,他的遁地术却能够遁入到比武台下面, 就在我们几个战了片刻之后,那个矮冬瓜长老从比武台下面把他的半截身体偷偷的冒了出来, 因为我有杏黄旗保护,所以矮冬瓜长老并没有把我当成第一目标, “捆仙索,给我捆了,” 就在武顺和拿着大锤的长老激战正酣之时,矮冬瓜长老突然出现在武顺的身后,祭起了捆仙索, 刹那之间,矮冬瓜长老祭起的捆仙索就化作了一道金光,向着武顺而去, 但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时,蛋蛋这小家伙却突然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武顺的身后, 结果,矮冬瓜长老的捆仙索没有捆住武顺,却把蛋蛋给捆了起来, 在昆仑派的人看来,蛋蛋不过是一个孩子,捆了他没有任何意义, 这反而让矮冬瓜长老白白浪费了一次使用捆仙索捆住武顺的机会, “小孩,这里是你玩的地方吗,还不给我滚开,” 厉声怒骂着蛋蛋,矮冬瓜长老用手一指蛋蛋身上的捆仙索,捆仙索就化作一道金光被矮冬瓜长老收了回去, 武顺见蛋蛋帮他挡住了捆仙索,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被矮冬瓜的捆仙索给捆住了,再被巨锤在他的身上来个几十几百锤的,那就算是他融合了武王金身也顶不住啊, “蛋蛋,叔叔真没有从小就白疼你,回头我给你买一百箱火腿肠,让你一次吃个够,” 就在武顺向蛋蛋表达着感激之情时,矮冬瓜长老冷哼了一声,又一次钻入了比武台下, 不过这一次矮冬瓜长老并没有在下面呆多长时间,很快就从下面钻了出来,又出现在了武顺身后的死角处, “这一次,我看谁能救你,” 矮冬瓜长老又一次祭起了捆仙索,但让他郁闷无比的是,蛋蛋这小家伙又替武顺挡住了捆仙索, 本来矮冬瓜长老不像和蛋蛋这个小孩子计较,但蛋蛋连续两次坏了他的事儿,就让矮冬瓜长老对他动了杀心, 对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来说,他们把自己当成了高高在上的存在,杀死个把人并不算什么, 就算蛋蛋看上去是个小孩,只要坏了他们的事,昆仑派的这些人可一点都不手软, “三长老,给我打死这个小孩,” 听到矮冬瓜长老这话,拿着巨锤的长老面色一寒,牙齿一咬,一锤就向着蛋蛋的头顶上砸了下去, 捆仙索这时候捆在蛋蛋的身上,把蛋蛋捆的像个粽子一样, 因为方向不对,而且距离太远,我和武顺都来不及替蛋蛋挡住这一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万斤大锤砸到了蛋蛋的头顶上, 在这一刻,陈婉秋,?月和秦楚楚这三个女人几乎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要啊,” 我和武顺睚眦俱裂,如果蛋蛋出了什么事,被巨锤给砸成了肉饼的话,那我们两个恐怕立刻会陷入疯狂之中, “砰,” 万斤巨锤顺势而下,那力量绝对不止万斤,但砸在蛋蛋的头顶上之后,就好像砸在了一个木桩子上面一样, 随着力量向下延伸,蛋蛋的双腿竟然有一半被砸进了比武台, 不过蛋蛋并没有死,甚至连受伤都没有, 瞪着他那双明亮如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的双眼,看着手握巨锤的昆仑派三长老, “老爷爷,你用力点啊,你用力点说不定能把我的身体多砸进去一点,”蛋蛋说道, 蛋蛋此言一出,昆仑派的人顿时就被雷成了狗,他们简直无法想象,蛋蛋这小家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就连锦瑟这女人,都露出了一脸震惊的表情,一双眼睛里幽光闪烁,看着双足深陷进了比武台的蛋蛋, 锦瑟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她义父幽冥城主搭建这比武台之时用的材料可是号称天地间最坚硬的金属,钨金, 难道蛋蛋的身体,比钨金还要坚硬吗, “我就不相信,打不死你这个小屁孩儿,” 三长老不信这个邪,准备对蛋蛋的脑袋再来一锤, 当然,就算蛋蛋能抗住这一锤,我也不会让三长老的这一锤砸下去, 但就在我正打算出手之时,像个路人甲一样一直都没有出手的那个??瘦瘦的老者,右手中突然亮出了一个状若铜铃般的物件, 而见此情形,站在离秦楚楚不远处的欧阳寒洛在那里低声说道:“二叔终于要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