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 极北之地 上 - 天命神相

第九百六十六章 极北之地 上

站在大魔王蚩尤的角度,就连他都吞噬不了我的灵魂,就不要说欧阳镇虎的落魂钟了。Ww.la 而且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已经响了两下了,如果落魂钟对我有效果的话,我早就已经人魂和地魂离体,成为一个死人了。 但我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脸上还带着一抹淡淡笑容。 欧阳镇虎还打算对着我摇落魂钟,他这不是傻逼是什么? 但大魔王蚩尤那里知道,很多人总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欧阳镇虎自从被落魂钟承认之后,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只要他摇动落魂钟,在落魂钟霞光笼罩的范围之内,就算是实力等级比他高出一级甚至两级的,也会被他的落魂钟伤到三魂。 我的相师等阶才天阶六品,从等阶上来说比欧阳镇虎还要低一级,他的落魂钟没有任何理由伤不到我的三魂。 虽然两声钟响,没有起到作用,欧阳镇虎还是第三次催动了落魂钟。 “咣!” 落魂钟第三次响起,比武台下的众人只感觉他们的灵魂要透体而出一样,一个个只感觉天旋地转。 比武台上的我,被霞光笼罩,受到落魂钟的影响最大,但就在我的意识海核心之处,却有一道无比耀眼的功德金光在不断的闪烁,把我的灵魂护的死死的,让我的灵魂连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反而因为功德金光的闪烁,让大魔王蚩尤的灵魂感到很不舒服,这让大魔王蚩尤又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咆哮了起来。 “混蛋,昆仑派的这个混蛋,他这是在坑我啊!” “有朝一日,我要是能重新复活,能拥有肉身,我一定要把狗日的碎尸万段!” 就在大魔王蚩尤拼命的咆哮着之时,欧阳镇虎被雷成了狗。 他的落魂钟从来都没有失手过,只要摇动三下,在霞光笼罩的范围之内,任何人都必须死。 但这会儿,奇迹却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仅没有昏迷,没有死,而且还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这特么的真是日了狗了! “你,你是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没有死?” 欧阳镇虎很难想明白,他的落魂钟竟然伤害不到我的三魂? 只要是人,就有三魂七魄,除非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那些大罗级人物,才能不受他的落魂钟的影响。 但大罗级的人物受到天地规则限制,根本不可能存在于我们当前的这个世界。 更何况我要是大罗级的人物,我还会等他催动落魂钟来对付我吗? 我只需要打个喷嚏,就能把他们昆仑派的这些人全都给灭了,我还至于跟他们在比武台上浪费时间吗? 就在欧阳镇虎满脑袋浆糊,一脸凌乱的看着我之时,我开始一步一步的向着他走了过去。 我并没有回答欧阳镇虎,而是一边向欧阳镇虎缓缓的走去,一边问着欧阳镇虎道:“欧阳长老,你说是你自己从比武台上跳下去呢?还是我一拳把你轰下去?” 问话之时我带着满脸的笑容,但此时此刻,我脸上的笑容在欧阳镇虎看来是那么的诡异,是那么的可怕。 “这不可能!” “这绝不可能!” “你没有理由能挡的住我的落魂钟的!” 欧阳镇虎这会儿看上去状若癫狂一般,又拼命的催动起了落魂钟。 “咣!” “咣!” “咣!” 刺耳的钟声响起,我一点事都没有,比武台下的众人却一个个全都捂住了耳朵,连连的向后倒退,不想听见落魂钟的声音。 我意识海内的大魔王蚩尤,因为功德金光不断地闪烁,把他给整的像疯了一样的咆哮了起来。 “姜一,快出手啊!快出手把这混蛋给我打下比武台去啊!” “姜一,你要是不愿意出手,就让我上了你的身,我保证把这狗日的打的屎都出来!” 我没有理会蚩尤,相反,我还挺享受蚩尤这种气急败坏的感觉。 但就在这时,蚩尤这货说了一句话,一下子让我就改变了注意。 只听见蚩尤说道:“姜一,你没看到你媳妇儿在那里捂着耳朵吗?这落魂钟虽然伤不到她的三魂,但会让她很难受的,难道你就愿意?” 感受到了蚩尤的这个念头,我往陈婉秋一看,见她果然捂着耳朵一脸的苍白,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 我暗骂了一声该死,我尽顾着折腾蚩尤,怎么把陈婉秋给忘了呢? 这要是她出了什么意外,受了什么伤害,我不得心疼死? 拍了一下大腿之后,我快步来到了欧阳镇虎的面前。 “欧阳长老,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下不下去?” 这一次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欧阳镇虎敢说半个不字,我就送他一张飞机票,让他从比武台上面飞走。 让我的女人那么难受,真是罪不可恕! 欧阳镇虎见我来到了他的面前,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就不死心的打算再搏一把。 他把落魂钟一指,落魂钟就从他的头顶来到了我的头顶。 一道紫色的霞光,瞬间就从落魂钟上面直射而下,把我整个人笼罩了起来。 “姓姜的小子,你的三魂已经被我的落魂钟给定住了,只要我催动落魂钟,你的三魂会立刻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你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不会有。” “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给你个机会,只要你从比武台上跳下去,我今天就放过你!” 欧阳镇虎在言语间虽然咄咄逼人的,气势不凡,但他却给了我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 之前摇动了那么多下落魂钟,都没有伤到我的三魂,这一次就能有效果吗? 我估计就算是欧阳镇虎他自己,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吧? 他只不过是不甘心,想咋呼我一下而已! 既然欧阳镇虎不甘心,那我就彻底让他死心算了! 一念至此,我就没有跟欧阳镇虎再废话,一个箭步上前,一拳就向着欧阳镇虎的前胸轰了过去。 欧阳镇虎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落魂钟上面,用双手抵挡着我的拳头的同时,最后一次催动了落魂钟。 “咣!” 这一声钟响声音无比的沉闷,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到,震的我的耳朵嗡嗡作响,但却没有起到其他的任何作用。 而就在钟声响起的同时,我的拳头已经接触到了欧阳镇虎的双臂。 “嘭!” 就和一发出膛的炮弹一样,和我的拳头接触到之后,欧阳镇虎的身体就从比武台上飞了出去,飞到了好几十米开外的地方,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落下来之后,欧阳镇虎喷出了好几口鲜血,但一边喷着血,欧阳镇虎还是无法理解的在那里大声的问着道:“为什么?为什么?” 不要说欧阳镇虎搞不明白了,就连昆仑派的其他几大长老,乃至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绝大多数人,没有一个人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在上古之时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法宝,当年在万仙阵中,诛仙阵中,不知道有多少所谓的仙人在广成子大仙的落魂钟下被钟声震伤了三魂。 欧阳镇虎自从被落魂钟承认之后,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之内就拥有了非凡的地位。 这一次当看到昆仑派派来了欧阳镇虎之后,就算是明月师太这种人物,她连动手都没有动手,就主动向昆仑派人数。 可是欧阳镇虎的落魂钟,却根本就奈何不了我! 这真是日了狗了! 叫人情何以堪! 只有秦楚楚表情复杂的看着我,她好像猜到了原因一样。 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沉默了片刻之后,锦瑟把那面翡翠幽冥令直接抛给了我。 在这同时,锦瑟幽幽说道:“姜门主,明天上午卯时,我们一起出发,去幽冥森林的极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