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极北之地 下 - 天命神相

第九百六十七章 极北之地 下

明就要去幽冥森林的极北之地,对我和陈婉秋来,就只剩下了一个晚上在一起的Щщш..lā 这一个晚上,对我们两个来,是何其的珍贵。 武顺他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一点都没有打扰我们。 在红尘客栈的房间里面,我把陈婉秋搂在怀里,我只恨不得永远就这样搂着她,直到荒地老,海枯石烂。 但这却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搂了她多久,我轻轻的摘下了脖子上面挂的心形挂坠,打算把这个挂坠戴在陈婉秋的脖子上。 “婉秋,这个挂坠给你戴吧!” 虽然陈婉秋有芊墨贴身保护,赖老还送给了她一个护身手镯,但我却还是有点儿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所以我打算再给她多加一层保护,让莎莎这个刚刚晋级不久的二品鬼中至尊在他的身边保护她。 虽然莎莎二品鬼中至尊的实力并不算很强,但莎莎制造出来的幻象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不定在一些关键时刻,莎莎制造出来的幻象,能够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但女人的心思男人永远都不要猜,因为你怎么猜都猜不透。 陈婉秋对我把心形挂坠往她的脖子上挂,竟然表现的非常抗拒。 很不高兴的把我的手推到了一边,陈婉秋狠狠的白了我一眼道:“这挂坠是你买给秦楚楚的定情信物,她到现在还戴着另外一幅呢!” “看到这挂坠我就生气,你觉的我会戴吗?” 陈婉秋这样一,我竟然无言以对,拿着挂坠愣在了那里。 这挂坠确实是我当初从九爷那里买给秦楚楚的定情信物,我戴的是千年温玉的,秦楚楚戴的是千年寒玉的。 以前秦楚楚好像并不经常戴她的那副挂坠,但自从采摘了彼岸花之后,秦楚楚就好像一直把她的那副挂坠戴在身上。 女人永远都比男人要心细的多,陈婉秋早就现了这一点。 这对于陈婉秋来,是让她很不爽的一件事,这会儿就借着这个机会了出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别让陈婉秋戴上这串挂坠了,就连我都有点儿不敢在陈婉秋的面前再戴这串挂坠了。 但如果我不带这串挂坠,怎样去安置莎莎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难道让莎莎像瑶瑶那样,以“人”的身份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吗? 可是莎莎她却不习惯这种生活,她已经习惯了待在挂坠之中。 就在我为此而纠结之时,陈婉秋却把挂坠重新挂到了我的脖子上,满脸深情的看着我。 “姜一,你的心思其实我知道,但这个挂坠我真的接受不了!” “就让莎莎跟在你的身边吧!或许她还能帮到你不少忙呢!” 听到陈婉秋这话,我还能什么?其实她之前故意做出的那副样子,出那番话,就是为了让莎莎留在我的身边。 我想百分百的保护她的安全,她又何尝不是想给我多一些筹码在手上? 如果不是因为芊墨不愿意的话,恐怕她只恨不得让芊墨也跟着我! 有妻如此,我还夫复何求? 一念至此,我紧紧的抱住了陈婉秋,霸道无比的吻向了她的唇。 这一夜,我们两个极尽缠绵,到半夜三更的时候,才相拥而眠。 第二早上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我自己的命运我推算不了,我就掐着手指用陈婉秋生辰八字推算起了她的命运。 但让我感到无比震惊的是,就算我是阶六品的神相,陈婉秋的命运我竟然也推算不了了。 不仅陈婉秋,就连和我一起去幽冥森林的武顺,马家家主马雄,还有黎月,他们三个的命运我全部都推算不出来任何情况。 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恐惧,我感觉好像有人故意屏蔽了机,让我推算不出来一样。 能够屏蔽机,让我无法推算这些人的命运,相师等阶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达到?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武王洞所在的方向和幽冥森林极北之地是相反的,本来我打算让陈婉秋留在幽冥城等我,等到我从幽冥森林回来之后,再和她一起返回武王洞。 但这会儿在现机被人屏蔽了之后,我立刻就做出了一个决定。 “婉秋,你和芊墨现在就离开幽冥城,返回我们机门的洞。”我满脸凝重的道。 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陈婉秋却默默的点了点头。 “好吧,我会在机门的洞等你回去的。”陈婉秋道。 芊墨看上去好像有点儿不大愿意,白了我一眼道:“怎么,你怕我保护不了婉秋吗?我还没在幽冥城玩够呢?” 我没有理会芊墨,挽住陈婉秋就往红尘客栈的外面走去。 等到我们一帮人走出红尘客栈之时,锦瑟早就安排好了马车在外面等待。 见芊墨和陈婉秋跟我们一起出来,锦瑟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就显的有点儿意外。 “姜门主,你这是打算带尊夫人一起去吗?不过你可不要千万不要忘了,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不是普通人能够去的哦!”锦瑟阴阳怪气的道。 “婉秋和芊墨不跟我一起去的,她们现在就返回我们机门的洞。”我淡然道。 听到我的回答,锦瑟往陈婉秋和芊墨看了一眼,然后笑着道:“姜门主,你可是得到了翡翠幽冥令的人,为什么不让尊夫人在幽冥城多玩几呢?” “尊夫人在幽冥城的一切消费,我们幽冥城全都可以免除!” 有句话叫吃人口软,拿人手短,锦瑟越这样,我越是不敢让陈婉秋继续待在幽冥城之中。 在我默默的摇了摇头之后,锦瑟就没有再什么。 接下来我们一行人乘坐着马车离开了幽冥城。 在幽冥城的城门口,远远的看着陈婉秋和芊墨乘坐的马车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我感到万分不舍无限的惆怅。 乘坐马车到了幽冥森林的边缘之后,我们就只能步行前往。 在幽冥森林之中我们一路向北,走了三三夜时间,终于进入了幽冥森林的极北之地。 和锦瑟的一样,这里确实寒地冻,就算是边缘地带,温度也在零下三十度以下。 越往深处走,温度就越低,按照锦瑟所,在我们快要接近目的地之时,温度估计已经达到了零下五六十度,比南北极都要冷了。 一路上我们一行人不知道斩杀了多少头极北之地独有的幽冥雪狼和幽冥雪豹,在走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后,我们终于即将到达目的地了。 “进入前面被瘴气笼罩的那片区域,再往前走十里路左右,就到我义父现的那个地方了。” 顺着锦瑟的声音,我们向前看去,在前方大概五百米处,看到一片被黄色瘴气笼罩的区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和锦瑟所的并没有出入,这片区域确实被瘴气笼罩,而且从瘴气的颜色上来看,这瘴气的毒性确实挺强。 但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接近目的地,我反而越感到不安。 我感觉好像有一个人在暗中偷窥着我一样,好像这所有的一切,是一个阴谋。 但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我却又不能退缩。 咬了咬牙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快步向着被黄色瘴气笼罩的那片区域走去。 武顺和马雄,还有黎月和蛋蛋,珑竹,全都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秦楚楚和欧阳寒洛,还有崔鸿基,还有雪月庵的叶怜心,全都跟随着自己家族和门派的队伍,紧跟在我们的身后。 还有锦瑟和手下的那四个五品鬼中至尊,也一同跟着我们进入了瘴气笼罩的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