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杀伐之道,无情之人 - 天命神相

第九百七十三章 杀伐之道,无情之人

蚩尤金身全部融合,再加上蚩尤魔刀在手,蚩尤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提升了何止十倍WwW..lā 不过因为神魂还没有完全和我的身体融合的缘故,蚩尤所能挥出来的实力,连之前的他的一半实力都没有。 但即便是这样,道门四大老祖,在蚩尤的面前,不过是相对来比较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 蚩尤要想杀了他们,就和杀鸡杀狗一样那么简单! 在蚩尤那强大无比,威能盖世的杀机笼罩之下,道门四大老祖,和道门的所有人,连逃跑的想法都不敢有。 一个个全都战战兢兢的看着脚踏虚空,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我,双腿颤抖,身体软。 有一些实力相对差一点的,都已经直接跪了下来。 但这会儿的蚩尤,他却并没有急着兑现他对我的承诺。 “哈哈哈” 狂笑了数声之后,蚩尤通过意识海给我传递了一个他的念头。 “子,你想知道黎月她为什么会那么疯狂的喜欢上了你这个表哥的原因吗?” 虽然我让出了意识海的核心,但我的灵魂和我的意识目前却不受影响。 除非蚩尤吞噬了我的灵魂,让我的意识泯灭,他才能彻彻底底的把他的神魂和我的身体融合到一起。 到了那个时候,蚩尤就算是真正的借助我的身体重新复活了。 而在这之前,蚩尤打算揭开所有的秘密,让我泯灭在这个世界之前,不留下遗憾和疑问。 本来我就对黎月会突然喜欢上我这个表哥感到无法理解,因为黎月她毕竟是受过现代教育的,她没有理由会对我那么的痴情。 然而黎月的表现,却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不择手段,这就让我很难理解了! 感受到了蚩尤的这个念头,我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 蚩尤存在于我的意识海之中,对我的任何情况他全都了如指掌。 对黎月的身份,以及黎月和我之间的关系,他可以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难道黎月喜欢上我,和蚩尤有关? 我的念头刚刚产生,蚩尤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 “子,你猜的一点都没错,黎月她之所以会喜欢上你,之所以会变的那么疯狂,是因为我给她下了情蛊!” 蚩尤给我传递过来的念头有些得意,就连我这会儿面部的表情,都因为受到了蚩尤的影响,露出了一脸的得意之色。 道门四大老祖搞不懂被蚩尤上了身的我又生了什么状况,一个个满脸凌乱的看着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而我这会儿的感受,用震惊外加憋屈来形容就再也合适不过了。 我震惊的是,蚩尤他只有神魂存在,他是怎么给黎月下的情蛊,让黎月疯狂的喜欢上了我的? 憋屈的是,就算我现在知道蚩尤才是害死黎月的真正凶手,我却没有能力给黎月报仇。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就连我自己,也要被蚩尤给吞噬了灵魂,彻底消失在地之间。 这时感受到了我的念头,蚩尤就通过意识海给我解释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我当年之所以会成为当时的地间数一数二的存在,就是因为我修炼了巫族一脉的功法。” “但因为我在涿鹿之战中败给了轩辕氏,我的八十一个兄弟全部都被轩辕氏所斩杀,所以巫族一脉的传承,绝大多数并没有传给九黎一族的人。” “九黎一族的蛊术,只不过是巫族一脉的传承之中最低等的手段而已!” “我给黎月所下的情蛊,不需要任何媒介,只需要用神魂之力催动,就可以在不知不觉之间,让她对你的印象越来越深,到最后会疯狂的迷恋上你!” “一旦达到了那种程度,只要能在你的身边,做你的女人,他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到这里,蚩尤停顿了片刻,随后他又传递过来了一个念头。 “其实秦楚楚和你中的那个彼岸花的诅咒,也是巫族一脉传承下来的咒法。” “彼和岸因为得到了巫族一脉的传承,偷偷的修炼了巫族的功法,这才使得当时的帝震怒,降下了惩罚,把他们两个变成了阴曹地府黄泉河畔的彼岸花。” 感受到了蚩尤传递过来的这个念头,我整个人被雷成了狗。 原来彼和岸这两个远古之时的大能者,竟然是因为得到了巫族一脉的传承,才会受到帝降下来的惩罚。 看来这真相永远都掌握在一部分人的手中,这句话真是诚不欺我啊! 黎月,我的表妹,她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被蚩尤算计,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死了,她可真是死的冤枉啊! 蚩尤这混蛋,黎月可是他的后代子孙,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连自己的后代子孙都不放过! 我这会儿无比的气愤,我的念头自然是能够被蚩尤这货感受到。 或许是因为我成就了他,也或许是因为他即将要吞噬我的灵魂,借助我的身体重生的缘故,虽然感受到我在骂他,蚩尤这货却一点都没有生气。 蚩尤这货又通过意识海给我传递过来了他的念头。 “子,巫族一脉,修炼的是杀伐之道,而杀伐之道,其实就是无情之道!” “当年我就是因为不能做到彻底无情,把神农氏当成了我的长辈,当成了我的祖宗,才会中了他的暗算,败在了他和轩辕氏的联手之下!” “经历了几千年的时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你觉的我还会把黎月的生死放在心上吗?” “作为我的后代子孙,作为九黎一族的圣女,她能被我利用,她能为我而死,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接受到蚩尤传递过来的这些念头,感受着他那种把任何人的生死都不放在心上的感觉,我在感慨之余却无比的愤怒。 “蚩尤,难怪你被道所不容,你特么的真是一个无情无义,一点人性都没有的混蛋!” 而感受到我的这些念头,蚩尤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蚩尤大声道:“无情无义,没有人性,你的一点都没错!” “我们巫族一脉,修炼的是杀伐之道,讲究的就是无情无义!” “既然我得到了巫族一脉的传承,修炼的是巫族一脉的功法,那我的身份就不是人了,我是巫族一脉的传人,我是地间唯一的一个巫族!” “既然我不是人,那我何来的人性?” 听到蚩尤这番话,看起来好像他在自言自语一样,道门的一帮人目瞪口呆的,不知道生了什么状况? 而就在这时,蚩尤的面色一凛,方圆千米之内,瞬间就杀气弥漫。 巫族一脉讲究的是杀伐之道,蚩尤融合了金身,彻底占据了我的身体之后,杀戮之心,勃然而起。 这时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满脸狰狞的厉声道:“子,我知道你对道门的这帮人全都恨之入骨!你想把他们全部都杀了!” “尤其是杀了黎月的这货,你只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蚩尤此言一出,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姚家老祖被吓的浑身抖,一下子就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来。 而蚩尤在瞥了一眼姚家老祖之后,面带不屑的道:“黎月是我们九黎一族的圣女,是我蚩尤的后裔,她死在姚家这人的手中,我这个做祖宗的自然要给她报仇!” “你帮我融合了金身,给了我重生的机会,为了感谢你,我会杀光了道门的所有人!” “在吞噬掉你的灵魂之前,我会让你看着他们这些人,被我的蚩尤刀吞噬了灵魂和血肉!”